诗歌朗诵技巧-第二章诗歌朗诵的准备-选定作品

诗歌朗诵技巧

诗歌朗诵技巧

声明:本文转载自李红岩先生的《诗歌朗诵技巧》,仅限于站内用户交流使用。

一、选定作品

参加过朗诵的朋友们都有这样的感觉:在进行舞台朗诵的时候当然要付出不少辛苦,但更令朗诵者劳神的是在诗歌朗诵的准备过程中对作品的选择,有的朗诵者往往花费数倍于上口训练的时间来选择作品,而且即便如此,也未必能够找到最适合自己朗诵的作品。同时人们也会感觉到,好的朗诵作品能够使朗诵者在进行朗诵时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因此,选定作品成为诗歌朗诵准备过程中极为重要的一环。

许多朗诵艺术家都认为,朗诵技巧要具有行动性、形象性、音乐性等特点,而其前提是诗歌文字作品应该能够提供这样的创作空间,能够激发朗诵者进行创作的愿望,并且适合于转化为有声语言。为此,在选定作品时应注意到以下几点:

(一)主题引人

主题引入是选定朗诵的首要工作。

简单来说,主题引人就是要让朗诵者一看到诗歌就觉得有进行创作的必要,有一种创作的冲动。它能吸引朗诵者满怀着创作的欲望进行文本的理解、激发内心情感、确定朗诵形式、揣摩朗诵技巧,总之,引人的主题将引领着朗诵者在满怀激情的状态下完成进行诗歌朗诵的全过程。

主题引人要做到诗歌主题自身有价值。在卷帙浩繁的诗歌典籍中,有大量的应制应景之作,有主题不大鲜明的随意之作,也有虽然几经推敲但缺乏灵气的平庸之作。即便是成名的诗人也不能保证自己的每一首诗歌都能为大家所喜爱。这样的诗歌当然不能选作朗诵作品。而有的诗歌从题目上就非常引人,加之主题明确,令朗诵者见之就有进行创作的愿望。

主题引人要做到诗歌与朗诵场合相符合。许多优秀的诗歌并不是在任何场合都适合进行朗诵的,选择诗歌时要注意朗诵场合的实际情况,包括朗诵会场的大小、观众的人数、年龄学历层次等等。比如说,《再别康桥》是一首优美的现代自由体抒情诗,为许多诗歌朗诵爱好者所喜爱,但是如果在一个喜悦的气氛里就不是很适合于当众朗诵。再如,爱情诗是诗歌中很重要的组成部分,但是在中小学校组织的朗诵会上就不便选择。因此,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就应该储备适合不同场合进行朗诵的诗歌,以便适应不同场合的需要。

主题引人要做到朗诵诗歌与时代背景同步。这里所说的时代背景既包括诗歌创作的背景,也包括朗诵诗歌时所处的时代背景,两者须要兼顾。这里须要注意以下一些问题:首先,朗诵诗歌与时代背景同步,并不是说只能选择新创作出来的作品,有些诗歌是具有永恒主题的,比如歌颂爱情、生命、宇宙等的诗歌,无论其是古体诗歌还是现代自由体诗歌都可以选择。其次,有些具有鲜明时代特征的诗歌也可以选择,但在进行朗诵创作时要尽可能赋予其新时代的意义,比如歌颂雷锋的诗歌,在今天进行朗诵时就应鼓舞大家学习雷锋同志的精神而不是只强调学习其助人为乐、艰苦朴素的具体事例。再次,在可能的情况下,尽可能选择能反映现今时代精神和社会风貌的涛歌,这使得朗诵者更易于体会诗歌的含义,把握观众的心态,能更好地控制朗诵的现场。

(二)内容充实

几乎各类诗歌都有抒情的文字,但要看这情是怎样抒发的,空洞的、标语口号式的语言是贫乏无力的,选择朗诵诗要注意其内容充实与否。

抒情诗,要看其内容的情感是否有感而发,无论是对祖国的大情感,还是对亲友爱人的小情感,都在此列。比如,同样是歌颂对祖国的爱的诗歌,苏格兰诗人彭斯的《我的心啊在高原》抒发了自己要离别祖国时的情感,诗中说:

我的心啊在高原,这儿没有我的心,

我的心啊在高原,追赶着鹿群,

追赶着野鹿,跟踪着小鹿,

我的心啊在高原,别处没有我的心!

而舒婷歌颂祖国的诗歌《祖国啊,我亲爱的祖国》,则抒发了作者对多灾多难的祖国的深挚的爱,这种爱伴随着一种“痛”在心底澎湃。比如诗的开头是这样写的:

我是你河边上破旧的老水车,

数百年来纺着疲惫的歌;

我是你额上熏黑的矿灯,

照你在历史的隧洞里蜗行摸索;

我是干瘪的稻穗;是失修的路基;

是淤滩上的驳船,把纤绳深深勒进你的肩膊;

——祖国啊!

通过对比,我们可以看出,同样的主题,其诗作的内容却可以多种多样,不尽相同,朗诵者在抒发情感时应根据不同的内容进行酝酿,深人体会作者的心境以及其赋予诗歌的不同的感情色彩。

叙事诗的内容更是多种多样,能够进入诗歌的大都有其自身的特点。朗诵者应能辨别不同诗歌的不同特点,选择具有典型性和独特性的诗作。

内容充实并非篇幅很长。一般来说,朗诵诗歌是要有一定的长度,太短的诗歌往往不能将朗诵者的情感充分地表达出来,听众的情绪也不能够随着充分地调动起来。我们应该注意这样两种情况:其一,诗歌不宜太长。应该说,长篇抒情诗和长篇叙事诗都不乏优秀的诗作,我们在阅读的时候也的确很过瘾,但用于朗诵时一般就不宜选择,因为听众能够集中注意力的时间是有限的,太长的诗歌容易让听众感觉疲倦;而且对于朗诵者来说,朗诵起来的难度自然也会加大,特别是对于独诵的朗诵者来说更是如此。其二,诗歌也不宜太短。太短的诗歌往往容量较小,朗诵者上下舞台的时间比朗诵诗歌的时间还长,朗诵者和听众都不能尽兴。当然,这只是一般的情况,有些诗歌言简意赅,意蕴深厚,能够绕梁三日,令听众回味良久,比如一些只有四句或八句的古诗就是如此。现代诗歌中也有这样的诗作,比如顾城的诗作《一代人》,全诗只有两句话,但高度浓缩的诗句却蕴含着无尽的深意和感人的力量: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

我却用它寻找光明

用两句话来概括一代人很难,但是这首诗做到了,它让我们看到了那个特定年代的特定的人群。诗歌的含义远在这首诗的文字之外。

(三)形象性强

形象性强是对朗诵诗的又一个重要要求;

这里所说的形象性,是指朗诵诗所描绘的人物、景物、事件等能给人以强烈具体的画面感。

这一要求是基于有声语言线性传播的特点而提出的。我们在阅读文字的时候,如果有看不懂的地方,可以返回来再看,而且可以反复多遍,直到弄懂为止。可是朗诵的时候,我们所说的内容只有一遍,如果诗歌的内容抽象枯燥,则会使听众接受起来很费力,听众的注意力很快便会分散,最终影响了朗诵的效果。

形象的人物,既指诗歌中涉及的主人公,也指朗诵者自身。比如诗歌《舰长的传说》中描绘舰长的胡子时,没有说舰长的胡子又粗又硬,而且漂亮,而是说:

传说舰长诞生在海底一条大峡谷

所以至今腮边还生长松针状的水草

并且是水草中最具魅力的一种

这种描绘式的用语方式就很形象,它比单纯地说明或抽象的描写要生动形象得多,也更有利于听众接受。

朗诵者自身也是形象人物的一部分。比如在以第一人称进行抒情的诗歌里面,朗诵者和作者的身份在一定程度上是重合的,听众领略诗歌魅力的过程实际就是领略朗诵者风采的过程,朗诵者的倾情投入是人物是否具有形象性的关键。郭路生的诗歌《这是四点零八分的北京》就抒发了作者这样的情感:

这是四点零八分的北京

我再次向北京挥动手臂

想一把抓住她的衣领

然后对她亲热地叫喊:

永远记着我,妈妈啊北京

作者的形象就是诗歌主人公的形象,朗诵者的形象也是诗歌主人公的形象,朗诵者要体会作者的感受,并运用自己的有声语言和体态语把这种感受体现出来。

事件的叙述也应有形象性。诗歌《舰长的传说》中想说舰长喜欢海,并深入地研究海,在叙述和介绍时却用了大量形象性的语言,比如“动物喷泉”、“海浪书页”、“海风的语言”、“海洋骑士”、“海的女儿”等文字的运用,让我们清晰地看到了发生在舰长与大海之间的故事。请看这段文字:

传说他喜欢骑在鲸鱼背上做游戏

在动物喷泉的沐浴下堆垒礁石积太

他随意翻阅海浪书页

学会了各种海风的语言

常常跟许多爬上膝盖的小海兽攀谈

直到培养出潇洒的海洋骑士风度

他便去结识海的女儿

开始和她进行漫长的恋爱

以上的叙述,主要是想说明诗歌的写作和诗歌的朗诵都是一种形象化的艺术,深刻的思想、浓烈的情感、曲折的故事都可以凝聚在形象化的语言中。

(四)语意浅近

优秀的诗歌不一定非得用华丽的辞藻,特别是在朗诵的时候更是如此。我们经常有这样的经验,一首看似平常普通的诗歌,经过朗诵者的加工处理,却产生了巨大的震撼力和感染力;而有些看似优美的诗歌,朗诵起来却未必容易让人理解,甚至也未必优美。不论怎样,总的说来,最好选择那些语意浅近的诗歌,这对于朗诵者是上佳之选,同时也为听众的接受提供了便利。

比如徐志摩创作的《再别康桥》是中国现代文学中的优秀作品,为广大文学爱好者所称道,同时也经常被诗歌朗诵者选作朗诵作品,没有人会怀疑这首诗的优美,但这首诗的文字无疑是非常浅近的: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地来;

我轻轻地招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

那种怅惘的情绪和浓浓的情感融在看似轻盈的节奏中,优美的景色和宁谧的意境产生于浅近的文字中,文字已经不给听众任何思维和想象的羁绊,听众“得鱼”而“忘筌”,尽情徜徉在自己情感的家园和想象的空间中。也就是说,优秀的诗歌并不只是表现在个别用词的华美上,而是表现在诗歌内容的丰满、结构的完整、情感的抒发、意境的营造上;遣词造句当然重要,但一定要注意它与其他因素互相配合的整体协调。这一点应引起朗诵者的注意。

(五)易于上口

易于上口是为适应朗诵这一有声语言艺术创作的要求而提出来的。也就是说,我们要注意诗歌的朗诵效果,诗作的文字要适合用有声语言表达出来。因为有不少诗歌在阅读时是很美、很有内涵的,但朗诵出来却未必好听,有的比较拗口,没有韵味,缺乏乐感,有的比较隐晦,用词生涩,这既不利于表达,也不利于听众听懂。

在中国古典诗歌中,大量优秀的诗作都是非常适宜于上口吟诵的。无论是绝句、律诗,还是古风和词,大都讲究押韵和平仄,因为押韵,所以富于节奏,因为平仄相间,所以富于乐感,加之许多古诗都有着纯朴的诗风,因此在群众中间广为流传,成为诗坛中的经典和朗诵中的上佳之选。

现代自由体诗歌中也有许多经典之作,如《再别康桥》、《雨巷》、《大堰河——我的保姆》、《祖国啊,我亲爱的祖国》等等。这些诗歌也许并不是很讲究押韵,但用词浅近,语意行进流畅,情感真挚感人,也是很好的朗诵诗。

当代的一些诗作很有探索性,但在探索的过程中却有意无意地忽略了中国诗歌中最宝贵的传统,没有了和谐的音韵,没有了流畅的语言表达,没有了纯朴的诗风,因此不少诗歌理解起来颇让人费解,朗诵起来也无美感与和谐。这在本书中所选诗作中可见一斑:优秀的古诗俯拾皆是,但因篇幅所限而不得不忍痛割爱;现代自由体诗歌则因适宜于朗诵的不多,所以选择起来颇非工夫。

国外诗歌也有着优秀的传统,多样化的风格、独特的笔触,经常会给我们以心灵的触动和性情的陶冶。不过,这对翻译家来说就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其他体裁的作品能真正做到“信”、“达”、“雅”就已经很难了,更不要说诗歌这种高度浓缩、富于韵味和乐感的体裁,其翻译的难度可想而知。对于朗诵者来说,选择外国诗更应注意其是否易于理解,易于上口。

(六)适合自己

选适合自己的作品,有利于发挥朗诵者的优势,使自己的朗诵取得成功。

首先,选择适合自己的作品,应尽可能选择适合自己音域的诗歌,也就是说,自己的嗓音状况要能适合作品高低起伏、抑扬顿挫的需要。比如说,有的朗诵者音域比较窄,声音也比较纤细,朗诵具有豪放特点的诗歌就不合适,那样极容易造成声嘶力竭,即使勉强达到了声音的要求,却也因为过分分散注意力而影响了诗歌内容的表达和情感的抒发。解决这一问题的途径就是要加强语言表达能力的训练,特别是声音弹性的训练,朗诵场合的广泛性、诗歌内容的丰富性、诗歌风格的多样性,都要求朗诵者要有较强的语言功力。

其次,要选择适合自己年龄身份的诗歌,因为诗歌的内容是非常广泛的,有爱情诗、送别诗、政治抒情诗,等等。如果朗诵者选择了不适合自己年龄身份的诗歌,一方面会由于自己缺乏对诗歌内容的理解而不能很好地驾驭诗歌,如年龄小、阅历少的朗诵者朗诵去国外怀乡之类的诗歌就很难深人体会作者的情感;另一方面也会使自己的身份与诗歌的内容彼此不协调,最终影响了朗诵的效果。解决这一问题的主要途径就是要加强自身的修养,平时注意观察生活,积累知识,体味人生,这种广义的准备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一个朗诵者所能达到的艺术高度。

总的说来,这种适合是双向的:一方面,朗诵者要选择适合自己有能力驾驭的诗歌进行朗诵创作;另一方面,朗诵者要加强自身的理解力、感受力和表达力,以便使自己能够有更大的选择空间和创造能力。

2 条回复

  1. 精诚广告说道:

    说得很到位,学习。

  2. 崔晨说道:

    好文章 学习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