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惠姗夫妇朗诵丰子恺《渐》

渐渐

作者: 丰子恺
朗诵: 杨惠姗 张毅

在不知不觉之中,天真烂漫的孩子“渐渐”变成野心勃勃的青年;血气旺盛的成人“渐渐”变成顽固的老头子。因为其变更是渐进的,一年一年的,一月一月的,一日一日的“渐渐”,故可知人生是由“渐”维持的。人之能堪受境遇的变衰,也靠这“渐”的助力。这真是大自然的神秘的原则,造物主的微妙的工夫。
由萌芽的春“渐渐”变成绿荫的夏,由凋零的秋“渐渐”变成枯寂的冬。
“渐”的本质是“时间”。时间我觉得比空间更为不可思议。因为空间姑且不追究它如何广大或无限,我们总可以把握其一端,认定其一点。时间则全然无从把握,不可挽留,只有过去与未来在渺茫之中不绝地相追逐而已。
然人类中也有几个能胜任百年的或千古的寿命的人。那是“大人格”,“大人生”。他们能不为“渐”所迷,不为造物所欺,而收缩无限的时间并空间于方寸的心中。中国古诗人(白居易)说:“蜗牛角上争何事?石火光中寄此身。”英国诗人(Blake)也说:“一粒沙里见世界,一朵花里见天国;手中盛住无限,一刹那便是永劫。”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