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然诗七十六首

希望

个人简介

坦然,出生于1991年五月五日,出生时因难产缺氧而导致脑瘫。自幼聪慧,因残失学,幼年家人曾教过我一些简单汉字和一些通俗易懂的唐诗,因年少贪玩大多都已忘记。从2009年开始意识到知识的可贵并踏上自学成才之路,喜欢写诗来表达自己的所思所想,抒发自己的情感和志向。目前已在生命之歌论坛上发表过近七十首诗和几篇短文,代表作品有短篇小说,(美好的幻想)(过程)诗)觉醒的青蛙/春暖花开/永不言弃等等。


希冀

我从绝望中找寻希望的足迹
我在迷茫中寻找生活的方向
未来的境遇如何我不得而知
但我知道脚下的路必不平坦

上路

走向辉煌
我在路上
经历着严寒酷暑
享受着孤寂与病痛的摧残
我带着虔诚与对生活的热爱走向辉煌
走过沙漠
穿过丛林
我在戈壁上留下旅途的痕迹
我在雪山上看太阳从东方升起
走向辉煌是为了让生命发出耀眼的光芒
我从星星走到夕阳

想起

当我想你时你是否也会想起我来
不过那时我们的表情已经被松弛的皮肤遮盖
衰老的心又重新沸腾起来
你是否有勇气再次向我奔来
无论你来不来
我都在夕阳下等待
等待你的归来
那时你的美貌已不再
也不再有当年的风采
心里虽有万千感慨
但就是不能说出来

是否

我是否还依然热爱着生活
当所有的梦想都被现实无情的打破
我是否还依向往着辉煌
当一切的美好都抛弃我奔向远方
我是否还依然幻想着幸福
当一切的遐想已成浮云化为乌有
孤独是我永恒的伴侣
辉煌是我无法抵达的目标

觉醒的青蛙

觉醒的青蛙
你为何还在那温水中争扎

觉醒的青蛙
赶快跳出这锅温水去吧
去向别人证明你的强大

觉醒的青蛙
拿出你那倔强吧
去实现你那渺小的梦想
去吧
你要知道必须要坚定的意志才能成功
才能收获那秋天的果实
努力吧
倔强的小青蛙

向往远方的我如沙尘一样渺小
任凭风的吹荡
风儿啦
你要带我飘去何方
哪里才是我梦中的天堂

啊! 谁带我走向那灯火阑珊处
哪怕只是一朝一夕我也不在乎
当黑夜包裹着大地的时候
我总在想人生的起起伏伏如同潮起潮落那般
有着别样的美丽
让人心醉神迷

问妈妈

妈妈啦
你怎么没把你那优秀的基因遗传给我
我就遗传了你那情绪化
你可知道情绪化带给我的灾难吗
别人还以为我永远都长不大
其实我只是太过情绪化

歪诗一首

如果生活只是一场骗局
那什么才是永恒不变的真理
寻找答案有什么意义
想知道结局那就去问上帝

调侃诗 问老汉

老汉呀
何时才能搬新房
住在这个鬼地方
夜晚与耗子为邻
白昼有孤寂相伴

春暖花开

在这春暖花开的季节里
我是多么渴望能够走出去
牵起爱人的手
去感受大自然的呼吸
春暖花开我梦中的那片海
是你让我的想象变得丰富又多彩

诗人

我是一个小小的诗人
写着无人问津的诗句
发泄着对生活不满的情绪
如果有一天没了这情绪
我就写不出这美丽的诗句

流年里的忧伤

或许我不会再拥有爱情
也不曾拥有流年的风景
码着黑乎乎的文字孤独的走向未知
我走在这迷茫的路上
欣赏着这人生的风光
我走着走着就看透了这人世的沧桑
是多么的一遍凄凉
虽然我也曾经历过悲伤
但是我心永远怀揣着希望

思绪

这年还没有过完
而我就踏上了新的征程
忘掉曾经有过的成就
又陷入到苦思冥想的阶段
要创作出高水平的作品来
也是一种牺牲
对于一个文人来讲
创作如同攀登
登上一座又一座巨峰
只为能看最美的风景

虚想

每个夜晚我都是如此的空虚
空虚的时候我总会把那早上的晨阳想起
就如同看到你一样美丽
总是让我感到心醉神迷

麻烦

我是一个会给别人带来麻烦的人
无论我身在何处
总是会带给旁人一堆的麻烦
我并不是消极
也不是在自暴自弃
而是那个无情的上帝剥夺了我那健全的身体
让我有爱却只能永远消化在肚子里
有情却无处去释放
只好默默品味孤寂伴流年

花朵

我在无数个不眠的夜晚写着那悦耳的诗
想着那春天里含苞待放的花朵住在某处华丽绽放
可是我却无法去观赏
只能在心中暗想那片花朵盛开时的美丽

当梦想湮灭在红尘俗世之中
是否还有勇气去追求
当我发现自己的存在只是一种衬托
是否该用怀疑的目光去探寻生活
当活着的心快要枯萎死去
是否还要继续留下足迹

献给自己二十七岁生日

眼看就到三十岁了
我的书依然是遥遥无望
不知何时才能实现梦想
我的幸福还在哪里游荡

轮回

万物复苏 大地又回春
我依然是一个人上路
残疾是我无法挣脱的枷锁
让我与许多美好事物擦肩而过
让我在时间的长河中麻木
在生活的麻木中老去
直到我变成一堆泥土
它才会有重生的可能

矛盾

我是世俗眼中的残废
孤独的在世间行走
我是家人心中的骄傲
写着一首首动人的诗作把心事诉说
家庭的温暖是我抵达不了的彼岸
在静夜中我恍惚看见了期盼已久的幸福

多年以后

多年以后你是否还能出现
我祈求着缘分的奇迹再次上演
不知是否我们还能遇见
于是我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自作多情

还记得那个端午我偷看了你那颗倔强的心
我便再也不能保持平静的内心
莫名地情绪偷袭了我的脑海
让我西斯地里无法自理
或许你不曾明白我当时的心
或许这就是命运的安排和注

畅想

我希望未来的某一天我也能走出去看看祖国的山川大地
我希望未来的某一天我也能驾驶着轮椅穿梭在城市之间
我希望未来的某个路口我也能收获一份美好的成功爱情
但我知道不努力等待我的将是一条通向死亡的人生尽头

金鱼

我就这样默默的老去
甘愿做那条缸中的金鱼
单调的游来游去
直到生命有了结局

小时候父母在哪 哪就是家
长大了 新娘在哪 哪就是家
到老了 儿女在哪 哪就是家
家是温暖的港湾 家是人间的天堂

永不言弃

当人们已经到达了幸福的彼岸
而我还在这奈何桥上独自徘徊
不知道生活的意义是否还存在
还是放弃挣扎等待上帝的安排

我不知道幸福的花何时才会开
但我还在那寒风中煎熬的等待
我坚信在那寒风过后就是百花盛开
当那寒冷的风还在吹动我摇摆
当悲伤的情绪占领了我的脑海
当我被那股消极的情绪所打败

我是否甘心不再重来
生活自有太多的无奈
但我不甘从此就失败
败得再也无法站起来

当所有人都在质疑我的存在
当我的花朵已经被别人采摘
当别人看见我夸张的动作总是用白眼对待

我是否还会对未来能有所期待
幻想着明天也许幸福就会到来
只要热爱生活的信念永远存在
就不怕找不到心中的那片蓝海

创业真是不容易

创业真是不容易
出去抛头露脸还需要有勇气
更需要厚脸皮和不惧风雨
但我不会放弃
更不会坐以待毙
享受整个过程才是第一

洒脱

当我学会了用微笑来面对生活
那苦难又算得了什么
如何才能挣脱残疾这把加锁
做一个热爱生活的最强者

执着

每个人都有一个完成不了的使命
我的使命就是怎么才能超越自己
当青春的芳华以过半
我该如何去征服这片荒漠
当胡杨树已经干枯
我是否还能坚持种植绿色
当人们以对我失去了最后那点耐心
我是否还能开花和结果

守望

天上下着那朦胧细雨
亲爱的 你在哪里
你可知道我在想你
想你的时候喜欢在雨中散步
任由雨滴打湿我那萧瑟的背影
32
怀疑
当你怀疑我的同时我也在怀疑自己
于是我沮丧消极彷徨忧郁
怀疑着我是否有能力去追逐天边的那颗星
疑着我是否可以拥有成功的事业和完美的爱情

老男孩的歌唱

夜晚我行走在城市灯光流浪
凤吹拂着我的脸庞
没有了家的渴望
也没有对爱情的幻想
难道我会就这样一直流浪直至死亡
那天上的星星已为我指明了方向
让泪洒青春的热血顿时蓬勃流淌

心声

我走在空旷的马路上
慢慢的走着
这条路比从生到死还要漫长
我时而心慌又彷徨
时而焦虑又时而迷茫
不知到我的家到底在何方
或许我会一直流浪 直至死亡
不过那也不用太过悲伤和凄凉
路上总有许多风光还值得我去慢慢欣赏
或许我看着还会有向往
这条路比从生到死还要漫长
或许我还会为了谁而歌唱
但我不会唱得这样疯狂
坚持下去总会收获阳光和雨露的芬芳

诱惑

世界真是诱惑太多
美女和金钱我都想去获得
从此我就掉进了浮躁的漩涡
我的心也曾被欲望的沟壑吞没
只有保持坚定一颗初心才会在世俗所洒脱

流浪汉之歌

愚蠢的流浪汉啦
你为什么要到这世上流
何处才是你的家乡
你还要经历多少世态炎凉
你还要品味多少人生沧桑
不知何时才能回到你梦中的家乡
不知何时你才能走向属于你的天堂
不知何时你才能结束这可厌的流浪

无虚此行

一路前行总会有所收获
哪怕种瓜得豆又能如何
做一个男子汉奏一曲凯歌
就算最后还是此行无果
那又能如何
就算最后还是一无所获
那我也不会太过难受

如果可以

如果可以?我想当我活到了八十岁之后,还能再叫你一声亲爱的!
如果可以?我想当我活到了八十岁之后,再牵着你的手去漫游人生!
如果可以?我想爱你到海枯石烂永不变,直到地球被毁灭的那一天!
如果可以?我们可以放下可恶的俗世生活,安然的在一起永不分离!
可是残酷的现实却不允许,我们只能相忘于江湖,祝彼此安好无恙。

做一个善良的人

从今天起做一个善良的人,好好善待他人就是善待你自己
从今天起做一个善良的人,诚实守信讲原则不损他人利益
从今天起做一个善良的人,把大爱无私的种子播撒在人间
从今天起做一个善良的人,用勤劳的智慧和汗水打拼未来
不要为暂时的困难而烦恼,用心去感受生活带给你的快乐
幸福就在前方等着你抵达,凝硬道路上我艰难谱写着传奇
善良是一颗种子更需传递,播撒在人间最美丽的四月天去

流年

在寂静的午夜独自饮着茶到天明
听着屋外的滴答声
想着那朝思暮想的人儿
慢生活可以把我的心沉静下来
残疾的加锁让我失去岁月静好的青春
反思着曾经的那些愚痴和狂妄
首先我要感谢那些铁石心肠的人
是他们让我发现了自己有颗脆弱的心
但愿生活能把我锤炼成理想的模样吧
这样我就可以到达未知的远方
作为一个男人什么事都能承受
迈着坚定的脚步独自走在路上

替他人说

让我最后再为你做一件嫁衣
风风光光把你交到另外一个男人手里
不是我不够爱你
而是因为我太过爱你
所以才把你交到另外一个男人手里
拜托他来替我照顾你
疼你、爱你、保护你
为你扛起一片天地
不管我有多么想把你留在身边继续呵护你
而是如今我是有心无力
无情的上帝夺走了我原本健全的身体
让我失去了作为一个男人应尽的职责和权力
如今我只好在此陋巷蜗居到老已

抵达

好想坐上一趟列车带我去远方
漂洋过海只为来到你的身旁
那秋天的树叶落了又长
不知何时我才能看到那彼岸的风光

疯狂的爱

为了你,我愿意爬雪山过草地
在沙漠戈壁留下我的足迹
哪怕只能红尘相忘那也没关系
我愿意等你一世来生还做红颜与知己

远方姑娘

我就这样看着那远方的姑娘
看着那一道道皱纹爬满了她的脸庞
看着那蹉跎岁月改变了她年轻的模样
夕阳下她佝偻的背影恍惚跟从前那样悠长

午夜街头

走在这午夜的街头
品味着城市里的夜生活
约上三五个朋友
一起来聊聊人生

散文诗

流年中我写着诗
写着记忆中的疯狂文字
诉说着我对她的相思
书写着一年四季的故事
等我老了以后就将变成过去的文字
也许偶尔还会想起一些往事
还会留下一些疯狂的文字
这就是我心里面的散文诗

一个人的诉说

远方的姑娘啊
你可曾知道我有多么爱你
曾经我也想过试图要把你忘记
试图从此不再把你有所惦记
但是爱的种子早已深埋在我心低
我在无数灰暗的日子里昏昏睡去
是它又将我来唤醒
重新点燃我心中对爱的残存记忆
我知道爱你时就如同我的脑瘫一样可怕
可是我又有什么办法来根治这种顽疾
都说单相思很苦很累
可我甩不掉这心中的累赘
有人说我这么活着真的很疲惫
但是我只好当个囚徒任由它们重锤
希望有一天能把我锤炼得更加完美
让我的心再也感觉不到疲惫和劳累

向死而生

当牛郎和织女在鹊桥上相会
当太阳对月亮说咱俩在一起
当彼岸的风光尽收在我眼底
当一切的困难都不在成为问题
当心与心之间已没有了距离
当忧伤抑郁的日子已经成为过去
当生活的骗局已经被我观看完毕
当我已经坦然的朝着死亡前进
当孤寂伴随着这流年一起过去
当春暖花开的气息又重新回荡在大地
向死而生就变成最高的人生态度

荒芜

生活的残酷挡不住我探寻诗和远方
夜晚我看见一对对情侣行走在道路两旁
夜晚我听见街头艺人在潇洒的歌唱
我就这样孤独的走着
直到头染风霜
在路上我学会了独自欣赏这流年的风光
在路上我学会了把生活酿的这杯苦酒慢慢品尝
如果生活要让我来扮演一个滑稽的小丑
那我也不会忘记为爱而快乐的歌唱
迷茫的岁月里我在自己的心房播种着希望
荒芜的日子里我用身体力行传递着正能量
我把忧伤的文字写进我的诗集里
把诗集刻印在我的记忆中

一无所有

我很穷
穷到一无所有
我很富
富到足以媲美整个世界
那最美丽的女孩曾是我心上的花朵
然而我穷困潦倒好不甘寂寞
非要采下那株带毒刺的玫瑰
谁知那株花朵竟在风中凋零
我的花朵啊
为何你这般绝情
你还未开放怎么可以就此凋零
我忧伤我难过
我从此关上了微笑的大门
幸福便从此与我擦肩而过
是我亲手埋葬了一切美好事物
只能从此看着人们在幸福的彼岸欢呼
而伴随我的只有这流年中忧伤的心灵
在一贫如洗的日子里
我照样在疯狂之中孤独的忙碌
码着黑乎乎的文字在彷徨中孤单前行
即便如此我也不知疲倦的做好我自己
直至到达死亡的人生尽头

在路上

小康社会人人向往
你我共同走在富裕的道路上
虽然不能牵着你的手并肩前行
但是我会在远方给你力量
虽然你我共赏着一个月亮
却只能隔空相望
不知何时才能牵住你的手
一同走向那幸福的远方
不知这一天何时会到来
心儿却时刻在盼望
不知何时才能实现心中的向往
但我们已经在通往幸福的路上

奋斗

无论你今天是多么的富有
明天你还是一无所有
为了牛奶和面包还得继续奋斗
相信总有一天你不会再为吃穿而发愁
永不停止的奋斗
才对得起自己这人生一世没有白走

没有

我是一个没有未来的人
当上帝无情地剥夺了我的健康
我是一个没有未来的人
让生活残酷地夺走了我的梦想
我是一个没有未来的人
当岁月无情地消灭了我的青春
我是一个没有未来的人
让现实残忍地带走了我的爱情
我奋发图强续写着辉煌的篇章
无论山高路远道路是否很漫长
我让每一个脚印坚实而有力量
不管前方有无坎坷艰险
我要续写出不朽的诗行
还要去寻找爱情的宝藏
我愿挣脱束缚扬帆远航

审判

当法官落下了那一锤 就注定了我此生没有健康
当法官落下了那一锤 就注定了我要为爱去流浪
当法官落下了那一锤 就注定了我脚下没有平坦
当法官落下了那一锤 就注定了我要为梦想远航
青春虽有太多迷惘 但我不会放弃为爱奔向远方
生活虽有太多忧伤 那我不会忘记为了幸福歌唱
努力才能奏出生命的交响
拼搏才能续写不朽的篇章

现实

再我没有取得成功之前
一切都不可能实现
同样也包括爱情与尊严
即便我多么努力想试图去改变
可理想的幸福依然很遥远
再我还没有取得牛奶和面包之前
即便我爱她视如生命
她也不会因此就感动来到我的身边
世俗的眼光需要用时间慢慢去改变
尊严只能靠自己才能挣得
人因为坚持理想而伟大
没有理想就只能浑浑噩噩虚度流年
即便远方一无所有那也不能停滞不前
写着蹩脚的诗篇直到永远

鸿沟

亲爱的
我好想和你像这样
在向幸福出发的红沙发上
手牵着手
将成功的喜悦分享
可是还会有这一天吗
或许我今生只能去流浪
永远也到不了那个理想的远方
57
假如
假如你是一只青蛙
你是否安在那温水中虚度年华
任凭生活来将你风吹雨打
你也不再挣扎
死神可能随时找你谈话
不是沉沦就是爆发

夙愿

有许多梦不能圆
还有许多理想未曾实现
风烛伴着流年
我孤单的流浪到地平线
万家的灯火总有一天会为我点亮
在一个春暖花开的日子
你会来到我的身边
这是我对着月亮许的愿
希望有一天能把残梦圆

倾诉

朋友啊朋友
你可知道我的心事啦
其实我的追求并不高
只渴望能拥有一个温暖的家
和一个温柔贤惠的她
人人都说我太理想化
可我就是这样执着放不下
又有什么办法啦
如果一个人要是失去了对梦想的执着
那就是温水中的一只青蛙
等着被生活的这盘温水煮化
这就是我的心里话与观点呢

告白

也许你就这样把我忘记
把我淡忘在时间的长河里
把我变成你曾经的过去
我为你流浪过却无法拥有你
我虽然爱你却无能为你穿上嫁衣
但你任是我心中的唯一
虽然世界上好女孩千千万
但我只要有你就足以

无题

少时不努力
长大害自己
欠责中年还
妄为一世人
诗人多惆怅
我要自刚强
生活不如意
倔强写辉煌

距离

我就这样看着这条鸿沟对岸的你
我不知道何时才能跨越鸿沟而去
我全力以赴对抗者世俗永不放弃
我是个残废又能怎样
还不是一样书写传奇
我要像一位军人那样去爱着你
唯有你才能让我永不放弃
但我知道这条鸿沟比地平线还要长上大半米
但我随时都在准备跨越鸿沟而去
着这条鸿沟对岸的你
直到芳华不在
直到垂垂老矣
我还依然爱你
如此痴迷
却只能深埋心底
这就是现实与理想的距离

坚韧不拔

吃再多苦我不再害怕
就当是无聊把时间打发
人来人往地人群里有我单薄的身影还在挣扎
为了幸福我什么都不再害怕
我要向着幸福的远方出发
哪怕人生的那个春天永远都无法到达

单纯

好想抱着你睡
没有对情欲满足的可求
也没有男人对女人那种温存的需要
好想抱着你睡
就像小时候妈妈抱着我睡那样
听你在我身边耳语
听你唱着那熟悉的催眠曲
然后安然睡去

菜市场

有一个奇怪的男孩每天混迹在菜市场
人们看他时的目光有些反常
有对弱势群体的那种怜悯之心
更有奇怪和厌恶的表情
也不会少了赞许的目光
谁也不知道他还有个平凡的梦想
渴望着有一天像他们那样
用辛勤的劳动早日脱贫致富奔小康

大不了

没有什么大不了
该得到的东西一定也不会少
只是遗憾却无法被时间抹掉
残缺也是一种美好

祭失恋

在一个寒冷刺骨的夜晚你把我抛弃了
你让我独自一人在这片沙漠里谋生
我只求你一件事
把火种给我留下
其它您通通可以带走
包括我的心我的灵魂
我不怪你也不恨你
因为你我都是被命运放逐到这尘世间的罪人
我累了我会找到另一个人跟我一起携手创造家园
生儿育女慢慢老去
你也许会找到理想中的另一半
也许不会
总之我祝你在尘世间获得幸福
我真怀疑这个飞动着那对洁白翅膀的小男孩射时太狠了
不知道还需要多久我才能缓得过这口气来
而你只是微微擦破一点皮
然后头也不回的走开了
我真想跨过这条遥远的地平线去找你
但是我能吗
因为上帝早已经给我带上沉重的刑具
让我以这副残缺不全的皮囊出现在人间
让我受尽这人世间的一切寂寥和屈辱
我也只能把你忘了
像只小老鼠一样苟延残喘的活着罢了
我还能去奢求什么啦
朋友张伟赠 文 如下

[请相信爱,善待爱]
刺骨的冬夜
他受伤的心在瑟瑟发颤
他流浪在车水马龙的街市中
如此凄寂而伤恸
他想找个人倾诉
可他被无情夺走了语言
无人能听懂他心中的情愫
他的躯壳被禁锢在冰冷的铁架中
可他不灭的爱火依旧在烧烧
渴望自由的灵魂仍然在奔腾
他扭曲的躯体不仅让自己难受
而且也被过往的众人唏嘘不已
他坚持着、习惯着
他也淡然着,努力向前着
哪怕生活如一页页悲情的哀诗
哪怕希望似一个个一触即破的肥皂泡
他自幼失语失行也失学
他以顽强毅力而自奋
他无法用语言表达
但他想让心中的诗歌飞翔
伴他共度寂寥
与他同歌共舞


从来不分高低贵贱
他一样渴望爱的滋润
而且如此强烈而执着
哪怕他时时被爱遗忘在冰冷的角落
于是
他常常自己点亮心中那微弱的亮光
满世界去觅寻
哪拍一次次被冷眼
即便一次次遭拒绝
我都曾为此而汗颜
也许是我过了那激情燃烧的岁月
变得多了些理性与自然
这世界爱很多
唯独真爱难觅
也许你终一生之心,穷一世之力
也未必寻得其踪影
爱要随缘
缘来爱就会来
爱要给予自由
被迫的爱结不出幸福的果子
爱也要纯净
被污的爱只是昙花一现
爱更是付出
一定是心的付出
而不是物物交换的简单给予

人一生
不能生活在无爱的世界里
也不能总生活在爱的幻影里
能爱时,大胆去爱
不能爱时,学会放手
能爱时,让爱之花更绚烂
不能爱时,让祝福之花更美
爱很幸福甜蜜
但总有伤害伴行
人只有在爱过伤过中才会渐渐明白
原来爱与被爱都不容易
它蕴含着沉甸甸的责任与价值
当你学会并真正懂得爱与被爱时
你也就会坚强而淡定许多
幸福与快乐也就离你愈来愈近了
请相信爱,善待爱
爱之花开放的地方
生命便能欣欣向荣

哀叹

小轩窗正梳妆
我是天下最美的情郎
独饮相思酒
嫦娥念吴刚

我被这人间的美好给骗了

我被这人间的美好给骗了
看着那花朵在枝头静静开放
就以为寒冷已经过去了
当我听见那婴儿在襁褓里啼哭
以为这生活又重新焕发着青春的活力
当我瞧见人们那一张张憨态可掬的笑脸
就以为生命从此拥有着无限的可能
人们总是爱笑着对我说
牛奶会有的
面包也会有
这是个愚蠢的谎言
还是善良的欺骗

奔跑

我已经不再害怕孤独
流浪在诗的王国里寻找着幸福
我已经不再幻想自由
看着一对对喜鹊飞过头顶
万人团圆的日子里
我独自以梦为马
前行在寻找幸福的大道上
拼命三郎
让自己早日成就辉煌

自由

和我在一起你需要付出更多
想不到的麻烦随时可能骚扰你愉快的心
你的父母可能会百般阻挠
你的朋友也许还会把你孤立
这些顾虑不可避免
也不能回避
你有你的选择
我也有我的主意
我们一直都是两个独立思考的个体
你来了我会把你当成所有
你去了我也不会做挽留给你自由

春节

在这个万家团圆的春节
我一个人吃饭睡觉读书到深夜
没有走亲访友
也没有三朋四友的饭局
人人(蜗居在家当隐士
口罩竟然成热销
万众一心灭病毒
神州大地春来到

问题梳理

眼看就要到而立
成天只会闹情绪
家人朋友都躲避
异想天开只忧郁
问题还需自身找
情感绑架不要搞
调整情绪是关键
生活多半不如意
丰富知识多有趣
超越自我才争气

爱情观

有你的时候我想你
没有你的时候我好好生活
一个人有一个人的自在
两个人有两个人的快乐

陌生的她

亲爱的你是谁
面具下你是天使还是魔鬼
你在人群中是那样的陌生
你会是我的心中宝吗
还是昙花一现
就只剩下怀念

吐槽

门市电线老化
地上耗子乱爬
最近心情承上启下
电脑也一样闹着罢工没有办法
父亲已有几根白发
口里还缺了颗门牙
可我还依然不听话
总想证明自己神通广大
却被现实抽了个嘴巴
如此乌烟瘴气之下
我只好叹气没法办
周遭人媚俗没文化
常听荤话和废话
我只好闭嘴不说话
今晚难得幽默一把
黑了自己
笑了大家

坦然

个人简介 我叫刘煌,出生于1991年五月五日,出生时因难产缺氧而导致脑瘫。自幼聪慧,因残失学,幼年家人曾教过我一些简单汉字和一些通俗易懂的唐诗,因年少贪玩大多都已忘记。从2009年开始意识到知识的可贵并踏上自学成才之路,喜欢写诗来表达自己的所思所想,抒发自己的情感和志向。目前已在生命之歌论坛上发表过近七十首诗和几篇短文,代表作品有短篇小说,(美好的幻想)(过程)诗)觉醒的青蛙/春暖花开/永不言弃等等。 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