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集《优美的爱情散文》第二十五章《 面对爱情我只得到一夜情》其二

女人红酒

作者:李光辉
朗诵:伟大的战士

“嫂子呢?”馨儿已经习惯了这个称呼,因为她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已经跟口中的嫂子在争着什么了。“哦,她回娘家了。”“现在可没人管你了,你可以作妖儿了!”“你以为我像你呀?小傻丫头,呵呵!”“我是小丫头,不是小傻丫头。”夜很深了,但他们彼此都没有结束通话的意思,只是有一句无一句的闲聊着。海给馨儿讲了好多关于外面的世界,关于以往的经历,馨儿的小脑袋里充满了好奇,她觉得跟海比起来自己像一只在地洞里生活了好多年的鼹鼠。只有这个时候,馨儿才露出了属于真实自己的童真童趣,只有这时候,馨儿才真正卸下了伪装的笑容。“那等以后我就跟着你到外面的世界去看看好吗?”馨儿傻嘻嘻的问着,尽管连她自己也觉得这是一句废话,但还是说了出来。“好啊,到时候呢,我走到哪里你就跟到哪里,做我的小尾巴……呵呵!”天亮了,一丝倦意涌来,馨儿打了个哈欠。“怎么了?困了吧?快睡觉吧,小尾巴,要不该成小熊猫了。”馨儿惊讶于他的细腻和体贴,她突然发现整个夜晚她的情感是随着他而波动而起伏的,他把他生活中的喜悦分给她时,她是那样开心,当他讲到伤心的往事的时候,她也会黯然神伤。一种莫名的恐慌袭来,一年来困扰她的阴影再次笼罩在心头,她真的感到害怕。馨儿匆匆说了声再见,挂断电话,她决定用睡眠赶走一切烦恼。又一次坐在网吧的角落里,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很想能在QQ里遇到他。随手打开网页,想看看他发过的东西。翻阅着,查找着……

“我在看你写的东西。”馨儿在QQ里敲打着。尽管海没有上线,但馨儿感觉他就在身旁看着她,那目光就在她的发稍上,极尽温柔。“我知道,看就看呗!谁怕谁呀?呵呵。”依旧是那个语气,馨儿的心一颤,海隐身了!他也在注视着屏幕上馨儿的那个可爱女孩的头像。“爱你!”馨儿看到这两个字的时候手已经颤抖了。她感到自己的呼吸有些急促,疯狂的窒息逼压而来,正不知所措,屏幕上传来海的字:“我写的东西,去看看吧。”馨儿舒了口气,狠命地吸了一大口香烟,烟雾缓缓吐出,失落的感觉扑面而来……日子还在进行着,馨儿和海的故事还在进行着,他们的话题已经不知不觉间由一些家常琐事转变成为彼此的关心和牵挂。海成为了馨儿虚幻世界中的一种精神寄托。那种虚拟世界里的情感像罂粟花一样美丽,让她沉溺其中,无法自拔。又是一个孤寂的夜晚,馨儿拨通了海的电话。“还没睡吗?”“嗯。”“嫂子呢?”“先睡了!”尽管嫂子两个字现在在馨儿口中说出有点不自然,但她还是这样说了。“夜深了,早点休息吧,明天不还有很多事情要忙吗?”“嗯,小尾巴……爱你!”“我也爱你!”馨儿顺口接到,当她发现失误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我说的是我文章的题目啊。呵呵,小傻丫头!”海讪讪地笑着说。

馨儿这次没有像往常一样去纠正,因为她哭了,她觉得有种被愚弄的感觉,恨自己为什么这么没出息,为什么要在意海,恨自己为什么那么脆弱,难道自己心上的伤还少吗?馨儿咬着嘴唇,泪水已经悄然落下来。嘴唇咬破了,一丝血流进嘴里,很苦,很腥,像海水的味道,她不愿意让海听到她的哭声,但细心的海还是察觉了。海似乎很慌张:“不哭了好吗?不哭了啊……其实,其实我说的不是文章的题目,我只是不愿意让你受伤害才……哎,别哭了,小丫头乖啊……看你呀,小嘴巴都嘟起来了,把眼睛哭肿就不漂亮了,不哭了啊……”馨儿的哭声渐渐大了起来,她把所有的压抑所有的伤痛都哭出来。在馨儿心里,海是那个永远愿意听她哭声的人。

“我们见面吧。”说这句话的时候馨儿已经泪流满面了,她不知道是什么勇气让她说了这样一句话。电话那边的海愣住了。馨儿知道,海一直想见她,可此刻,海怎么又犹豫了呢?馨儿猜想着,她似乎看到了海的心:海渴望见到实实在在的她,渴望亲手为她拭去眼角的泪痕,但他同样害怕失去她,失去一直珍藏在内心最深处的如馨儿般细腻的情感。“今天?几点?在哪里?”“不,2月14,十二点,在十字街头。”一段沉默……“到时候你会牵着我的手吗?”馨儿这样问了一句,没等他回答,便匆匆挂了。

翻开日历,2月10日,还有4天,馨儿感到莫名的紧张。尽管她一直沉溺于两颗痴痴的心编织起来的爱情梦想。但那梦的虚幻却一直让她苦恼。所以,她想及早醒来,因为她不愿意再去爱一个有妻子的男人,不愿意再去破坏一个家庭,不愿意再伤害自己一次了,尽管,她比海更害怕这梦的破灭。在接下来的四天里,她一直焦虑不安。常常情不自禁地拿起电话,在拨通海的电话的那一刻却强迫自己放下了,电话铃声随之想起,每一声都敲打在馨儿破碎的心上,她用颤抖的手拨下电话的插头,泪水已经无声的布满脸颊。2月14日,馨儿早早地等在了十字街街口,穿上了那件粉红色的衣服,因为海曾经说过,粉红是最有诱惑的颜色。“人生路上有许许多多的十字路口,所以必须面对无数次这样那样的选择。对错只在一念之间,何去何从我该如何选择?”馨儿独立在街头,慢慢地想着,抬起头,目光却与街对面的一双火热的眼神相遇。馨儿的心狂乱地跳着,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那眼神中的一些东西让她有似曾相识的感觉。馨儿的视线没有移开,只是看着对面那双眼睛,那个人。见他慢慢拿出电话,慢慢按键,慢慢把电话移到耳边,这一系列的动作进行着,但目光始终没有从馨儿的眼睛上移开。

口袋里的电话铃声骤响。在那一瞬间馨儿窒息了,足足愣了半分钟,掏出电话,接通了:“小尾巴,是你吗?”“嗯。”馨儿轻应了一声,就这样沉默着,因为他们已经找到了彼此,目光交织缠绕在一起,无言……海牵着馨儿的手在街道上走着,他不去问她想去什么地方,因为他知道答案,而那个答案是令他为难的。就这样慢慢的走着,谁也没有说话,因为那份默契已经代替和超越了一切。穿过很多条街道,海终于决定带馨儿去那个她很想去的地方。推开门,眼前的一切令馨儿痴迷,尽管那是属于海和海的妻子的一个家,但那温馨的感觉足以让馨儿向往和沉醉……在厨房里,海忙碌着,馨儿在一旁静静地站着,静静地看着。海不知道该怎么去对待馨儿,也许这是个开始,但也许这是个结束。他唯一能为她做的就是让她所向往的那种生活尽量得到满足……殷红的葡萄酒盛在高脚杯里,闪出迷人的光晕,照射在馨儿白皙的脸上,看上去很美。他们只是故意找着话题,却又都说得颠三倒四。他们想去感受寂静恬淡,却又觉得有些尴尬。只有一杯一杯的葡萄酒在时光中流走了。

他随手拿起一个苹果地给她,伸手来接,两只手在半空中静止了,中间隔了一只苹果,仿佛隔了几个世纪,又仿佛超越了所有空间。他们同时想起这样一句话:“爱是拥有一只苹果,并把它削好了,放在冰箱里等他下班回来拿给他吃!”无言……海打开电视,音乐响起。“写信告诉我今天海是什么颜色,夜夜陪着你的海心情又如何……听,海哭的声音叹息着谁又被伤了心却还不清醒……说你在离开我的时候是怎样的心情……”《听海》难道这就是巧合?难道这就是缘份?难道悲剧真的要重演?馨儿害怕了,她慌张地抓起衣服,向门口走去,海站起身,酒精的作用让他拉住了馨儿的胳膊,转过身,正迎上他突如其来的吻,馨儿下意识地抗拒着内心的渴望,一滴泪水落在她的脸上,海哭了,为馨儿……对于一个女人,一个男人因她而落的眼泪是最锋利的武器,足可以让这个女人放下一切戒备、抵挡和抗拒,全然地投入,哪怕投入的是深不见底的深渊。

馨儿睁开眼睛,第一个意识就是天亮了。头痛欲裂,她知道那是昨夜酒精的作用。转过头,发现了睡在旁边的人,她愣了愣,似乎脑海中残存的记忆、酸痛的神经和周围的一切提醒了她究竟发生了什么。她没有动,只是静静地看着身旁那张熟睡的脸庞,静静的,静静的,在一瞬间,她意识到了,她爱他,她不幸地再一次被爱情所俘虏了,同时也意识到,她正躺在一张属于别的女人的床上。她撑起身,穿好衣服,似乎那已经少得可怜的自尊在衣服的遮掩下被重新拾起。提高了衣领,遮住颈上的吻痕。幸好是冬天。馨儿长舒了一口气,理了理凌乱的头发。忽然想起什么,在床单上寻找着什么。片刻后眼神里尽是失望。她知道此刻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离开这个不属于她的地方。尽管她是那样的不舍。馨儿用胸针的尖将自己的手指刺破,一滴殷红的血滴落在雪白的床单上。如一朵绽放的红罂粟。她最后望了一眼那令她心动心碎的人转身走了,因为知道,如果她留下来等梦彻底的醒,两个人将要付出一生的时间去追寻这灰色的情人节。

海睁开眼睛的时候,馨儿已经走了,留下的只有那朵殷红和那盒摆在冰箱上的巧克力。海理了理乱了的心绪,把床单撤下来塞进洗衣机。外面的阳光很足,但却无法晾干海已经潮湿的眼睛和烦乱的心。门铃声响起,妻子和孩子回来了,海掩饰着烦乱的心情,掩饰着对妻子的愧疚,掩饰着对馨儿的牵挂。眼尖的儿子发现了冰箱上的那一盒巧克力,一边嚷嚷着“我要吃巧克力……”一边踩着凳子去够,“爸爸帮你拿!”海从房间里冲出来,但已经晚了,“哗……”巧克力盒子掉了下来,无数只纸鹤滚落出来,粉的,白的,红的,淡紫的,如散落在地的罂粟花瓣。每只纸鹤的背上都驮着一颗幸运星,如馨儿一颗颗令海心碎的泪……

伟大的战士

我是一名声音爱好者,从小喜欢读书朗诵,一直梦想称为这方面的人才!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