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希金最美诗歌十三首(联诵)

被你那缠绵悱恻的梦想(蓝湾)
被你那缠绵悱恻的梦想
随心所欲选中的人多么幸福,
他的目光主宰着你,在他面前
你不加掩饰地为爱情心神恍惚;
然而那默默地、充满忌妒地
聆听你的自白的人又多么凄楚。
他心里燃烧着爱情的火焰,
却低垂着那颗沉重的头颅。
醒(彩衣)
美梦啊,美梦
哪里是你的甜蜜?
夜间的欢乐
你在哪里?你在哪里?
欢乐的梦已失去影踪。
我孤零零在黑暗中苏醒。
床周围是沉默的夜。
爱情的幻想忽而冷却,
忽而离去,成群地飞跃。
我的心灵仍充满愿望,
它在捕捉对梦境的回想,
爱情啊,爱情,
请听我的恳请:请再把我
送入梦境,再让我心醉,
到了清晨,我宁可死去,
也不愿醒。
往事(晓辉)
一切都已结束,不再藕断丝连。
我最后一次拥抱你的双膝,
说出这令人心碎的话语,
一切都已结束——回答我已听见。
我不愿再把你苦追苦恋,
我不愿再一次把自己欺诳;
也许,往事终将被我遗忘,
我此生与爱情再也无缘。
你年纪轻轻,心地纯真,
还会有许多人对你钟情。
月亮(简悦)
孤独、凄怆的月亮,
你为什么从云端里出现,
透过窗户,向我的枕上
投下清辉一片?
你的忧郁的脸容
引起我悲伤的浮想,
和爱情的无益的哀痛;
骄傲的理智难以抑制的愿望
又在我的心头重新激荡。
飞走吧,往事的回忆,
不行的爱情啊,请你安息!
已不会再有那样的月夜,
当你以神迷的光线
穿过幽暗的梣树林
将静谧的光辉倾泻,
淡淡地,隐约地
照出我恋人的美丽。
情欲的欢快啊,你算什么?
怎能比真正的爱情和幸福,
那种内在的美的欢乐?
已逝的喜悦怎能再往回奔?
光阴啊,那秒秒分分
为什么如此飞快地消失?
当那朝霞突然升起
轻盈的夜色为何就淡去?
月亮啊,你为什么要逃走,
沉没在那明朗的蓝天里?
为什么天上要闪出晨曦?
为什么我和恋人要别离?
歌者(海韵)
在夜色沉沉的树林里你可曾听见
一个歌者在歌唱苦闷和爱情?
清晨的时刻田野里万籁俱静,
芦管的声音单谓而又凄清,
你可曾听见?
在荒凉昏暗的树林里你可曾遇见
一个歌者在歌唱爱情和苦闷?
他有时微笑,有时带着泪痕,
还有那充满烦忧的温顺的眼神,
你可曾遇见?
倾听着那轻轻的歌声,你可曾叹息
一个歌者在歌唱爱情和苦闷?
当你在树林里看见一个年轻人,
接触到他那黯淡无光的眼神,
你可曾叹息?
爱的尽头(梓晨)
难道一切都无法挽留?
是否一切都到了尽头?
我们曾敞开心扉排解了彼此多少忧愁
而如今的争吵取代了交流
是我们彼此太了解
以至厌倦
还是我们彼此太陌生
以至疏远
这悬崖边不断破裂的爱呀
因为不忍停下的足步而坍塌
忘了她吧
眼泪只会弄湿翅膀
只要心灵足够宽广
其实随时都可以飞翔
即使这颗心早已坠落深伤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