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读诗|水来 我在水中等你,火来 我在灰烬中等你(洛夫&江小北)

2020年第37首诗
尾生与女子期于梁下,女子不来,水至不去,抱梁柱而死。
——《庄子.盗跖篇》
式一
我在水中等你
水深及膝
淹腹
一寸寸漫至喉咙
浮在河面上的两只眼睛
仍炯炯然
望向一条青石小径
两耳倾听裙带抚过蓟草的窸窣
日日
月月
千百次升降于我胀大的体内
石柱上苍苔历历
臂上长满了牡蛎
发,在激流中盘缠如一窝水蛇
紧抱桥墩
我在千寻之下等你
水来
我在水中等你
火来
我在灰烬中等你
式二
我在桥下等你
风狂,雨点急如过桥的鞋声
是你仓促赴约的脚步
撑着那把
你我共过微雨黄昏的小伞
装满一口袋的云彩
以及小铜钱似的
叮当的誓言
我在桥下等你
等你从雨中奔来
河水暴涨
汹涌至脚,及腰
而将浸入惊呼的嘴
漩涡正逐渐扩大为死者的脸
我开始有了临流的怯意
好冷,孤独而空虚
如一尾产卵后的鱼
笃定你是不会来了
所谓在天愿为比翼鸟
我黯然拔下一根白色的羽毛
然后登岸而去
非我无情
只怪水比你来得更快
一束玫瑰被浪卷走
总有一天会漂到你的手中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