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水长酒旗红 作者房桂文 朗诵海韵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这些曾被古诗人定格在取景框里的美妙,如今被白山人“复制”到现实生活中,并约定-俗成地命名为“山庄”。 山庄经营资本是蓝天、白云、清溪、森林——抽象的意念中的秀色可餐,被聪明的白山人具体化、现实化、财富化了。 吉林省白山市,是大中国东北边陲的一座小城,1.7万平方公里的土地,83%是森林,木材总储量是全国的19倍。这块稀世珍宝偏偏又嵌在抗日联军走过的林间小道上,偏偏又嵌在匪寨匪山的断壁残垣上,偏偏又嵌在进出长白山的中轴线上。古铜色的历史,与蓝、白、绿原生态的现实叠加,如一道多次方程题,平添着裂变式的内涵。 也许是中国人在攻打“温饱高地”攻得太久了,攻得太累了,全中国都不约而同地用“吃了吗”替代问候语。当温饱的山头一旦被拿下,“今天吃什么?”又成了主妇们的难题,就在这个档口上,白山人响亮地告诉你——吃兴趣。花钱买快乐,花钱买开心,将兴趣的激发剂,勾兑到平淡的日常生活里,收获嘻嘻哈哈的笑,采摘流连忘返的乐此不疲。 长白山脉腾跃到白山,错落有致地洒下依山谋画的沟沟岔岔,鸭绿江、松花江千回百转地流经白山,超乎想象地植出凭水孕诗的川溪村疃,凡是有画有诗的地方,白山人大都如下棋一样,置上一枚山庄的棋子。 与土匪有姻的山庄叫“野猪林”,与抗联有缘的叫“饮马河”,与东北三宝有关的叫“棒槌砬子”。起名各有因由,经营理念各有独道。 为了能拿下白山山庄文化的真谛,2019年夏秋,我先后造访了白山十几家山庄。十几个山庄的主打牌,竟没有一家雷同的。有陶土的山庄,建一座小型陶窑,你可亲手做几件陶品,庄家为你烧制成陶器。有溪边渔塘的山庄,你可甩杆钓趣,庄家为你烧鱼成肴。有家鸡山养的山庄,你可以提篮前山下,蛋满数鸡鸣。山势美的,与省城美术学院结盟,是酒家,也是写生教学基地。历史悠久的,与少数民族文化接轨,追梦闻所未闻的过去。有樱桃林,有山犁园的,设定采摘节。有农庄的,定期举办丰收节等等。 各有特色的主打牌,青一色的兴趣经济,物质挽着精神的手臂,皆大欢喜地在温饱向小康的路上走起。这便是白山人的山庄文化。 义乌成为世界驰名的小商品城,郓城成为全国闻名的影视城,当白山的山庄文化沉淀到深不见底的时候,谁也说不准她的将来会是什么样的新城呀!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