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是一首诗(上)

我认为从生物学的观点看起来,人生念起来几乎像一首诗。它有它自己的韵律和节拍,也有它生长和腐坏的内在周期。它开始是天真的童年时期,其后便是笨拙的青春时期,带着青年的热情和愚憨,理想和野心,笨拙地要想去适应成熟的社会。后来达到一个极为活动的成年时期,由经验上得到利益,对于社会及人类的天性有更深的了解,到了中年的时候才稍稍减轻活动的紧张,性格也成熟了,像水果的成熟或美酒的醇熟一样,对于人生渐渐抱了一种较宽恕,较玩世,同时也较温和的态度;到了老年内分泌腺减少了它们的活动,如果我们对老年能有一种真正的哲学观念,依照这种观念调和我们的生活形式,那么这个时期,便是我们的平和、隐空、闲逸和满足的时期;最后,生命的火花熄灭了,一个人便长眠不醒了。我们应该能够意识到这种人生的韵律之美,像欣赏大交响曲那样,欣赏它的主题、欣赏它急缓的旋律,以及最后的和音。这些周期的活动,在正常的人物上大概相同,不过音乐必须由个人自己去供给。在某些人的灵魂中,不调和的音键变得渐渐利害,结果竟把正式的旋律给淹没了,如果不调和的音键太强,以至音乐不能继续演奏下去,于是这个人便开枪自杀,或投河自尽了。这是因为他缺乏良好的自我教育,弄得原来的主导旋律遭掩蔽了。反之,正常的人生是会保持着严肃的动作和行列,向着正常的目标前进。在我们许多人中,有时震音或激越之音太多,因为速度错误了,所以听起来很觉刺耳:我们也许要多有些像恒河般伟大的音律和雄壮的速度缓缓地永远地向着大海流去。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