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普希金

致——普希金这首诗在诗人生前未发表,作于1832年10月5日,可能是写给纳·索洛古勃的。纳杰日达·里沃夫娜·索洛古勃(约1815-1903)宫中女官,普希金在彼得堡的女友。她天生丽质,妩媚多姿,心地纯真无邪,鼻子挺直,小嘴大眼,富有生气,脸色娇嫩红润,颈项白皙,一头光洁的秀发,绾着丝绦宝绢圆髻,挂着晶莹翡翠珠链,身材袅娜可爱,神态端庄沉静,声音柔和动听,显得典雅、灵秀,恍若蓓蕾半放花瓣微展的神女天仙。普希金与索洛古勃的关系暧昧,心中时有思恋,1834年7月他从彼得堡给妻子普希金娜的复信中写道:“我的爱妻……你时而怪我与索洛古勃有染……我是无辜的……我没有跟她调过情,因为我压根儿就没见到她呀……现在和你说说昨天的舞会,我去了菲克尔蒙(达丽娅)家……”不,不,我不应当,不敢,也不能再疯狂地沉湎于爱情的激动;我要严格地保持自己的平静,不能再让心灵燃烧和放纵;不,我爱够了;可究竟为什么有时我就不能陷入片刻的幻梦,当从我眼前意外地掠过一个年轻、纯洁、天仙般的倩影,掠过而又消隐?……难道我就不能带着忧郁的贪色欣赏一个少女,用眼睛追逐她并且在安静中虔诚地祝祷她幸福和欢愉,全心地祝愿她生活美满事事称心,精神愉快,闲适恬静,祝她一切都好——甚至也祝福她的意中人,那个将把可爱的少女称为妻子的人。1832年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