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错误(波兰)切斯瓦夫·米沃什 林洪亮译

我认为这一切都是在准备,以便学会最终怎样死去。早晨和傍晚,在一棵枫树下的草地上,没有穿内裤的劳拉,睡在覆盆子的枕上,而快活的费朗,却在溪河中洗澡:多少清晨和岁月。每一杯葡萄酒。劳拉和大海,陆地和岛屿,都在使我们,我相信,接近一个目标,应该想着这个目标而加以利用。但是,在我们街道上有个截瘫患者,人们把他和轮椅一道推着前行。从阴影里进到阳光下,又从阳光下走到阴影里,他望着一只猫、一片树叶和汽车上的铬钢,喃喃自言自语道:美好的时光,美好的时光。毫无疑问,我们拥有美好的时光,只要时光依然是时光。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