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 (阿)博尔赫斯 林之木译

苍茫暮色骤然澄明,因为小雨正静悄悄滴落滴落或者已经停息。下雨自古有之,这不需要怀疑。耳边那淅淅沥沥的回想歌吟必然唤起对美好季节的回忆,想到那叫做玫瑰的花朵,和那艳丽色泽的旖旎。雨水在窗玻璃上起了薄雾,而在城郊的茫茫荒野里,却给架子上的黑葡萄注入活力。尽管庭院已经难以寻觅。湿漉漉的黄昏送来了期待中的呼唤,是归来的父亲,他并没有死去。
配图 黄宾虹 山水
配乐 萧邦 雨滴奏鸣曲 阿什肯纳吉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