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声音 (法)伊夫·博纳富瓦 树才译

摇晃你的头发或凤凰的灰烬,你想做怎样的手势当万物停歇,当午夜在生存中照亮这些桌子? *在阴郁的嘴唇上你保留怎样的示意,怎样的可怜话语,当一切沉默,当炉膛犹豫着最后的剩柴,重又关闭? * 我会懂得怎样在你身上存活,我会从你的身上扯掉一切光,一切化身,一切暗礁,一切法。 *在虚空中我擎起你,我打开闪电的道路,或者生命从未尝试过的大呐喊。◎如果这个夜不同于夜, 复活吧,遥远而吉祥的声音,苏醒吧种子沉睡其中的最沉重的粘土,说吧:我只不过是渴望的土地,这些就是黎明和雨的词语。但是,说我是有福的土地,说吧,如果这还是被埋葬的一天。配图 雅克-路易·大卫 萨宾妇女配乐 久石让 时间之城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