犰狳(美)伊丽莎白·毕肖普 赵毅衡译

年年这个时候几乎每夜都出现那些脆弱的,非法的火气球。爬到山顶的高度,升向在这一带依然崇敬的一位圣人,气球纸壁发红,里面的光时亮时暗,象颗跳动的心。一旦升上天空,就很难把它们与天空区分——它们是行星——有颜色的星下沉的金星,或是火星。或是那淡绿色的星。风一吹来,他们就燃烧,倾覆,翻滚,跌闪;但无风时他们会航行在南十字①那风筝架子中间,稳步地离我们而去,庄严地,渐渐退远,渐渐暗淡,也有可能,在山顶往下吹的风中突然出现危险。昨天夜里,又一个大气球跌下。它撞上屋后的山岩喷溅开来,好象火蛋火焰往下窜,我们看见一对营巢于此的猫头鹰飞起来翻飞着,时黑时白,肚子下映着红色,直到它们尖叫着飞出视野。这古老的鹰巢肯定已遭火焚。一只皮色光亮的犰狳逃离大火,匆匆忙忙,孑然一身,斑斑红色,头垂着,尾也垂着。然后,一只短耳朵的幼兔蹦了出来,把我们吓了一跳。多么柔软!——一捧模糊的灰一双眼象有火在烧。太可爱了,这梦的模拟品!哦坠落的火,刺耳的叫声和恐怖,那孱弱的披甲的拳头不明真情地对着天空挥动!①星座名称。
配图 安塞姆 基弗配乐 柴可夫斯基 Romance in F minor, Op. 5: 演奏 里赫特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