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快到过大年的时候 作者阿薇 朗诵海韵

日子过得真快,快的让我的心都一直悬着未曾落地。转眼间又是一年,又快到了过大年的时候,我甚至已经看到了前方不远处的春节正挥动着向我们打招呼的那只手臂。去年的春节还在脑际里记忆尤新。为了迎接春节,早早的就把大红灯笼挂上,春联和窗花也都应时贴上,房里房外充满了掩不住的喜气。“万物迎春送残腊,一年结局在今宵。”除夕的家宴是一年中最值得重视的,因而也就反复斟酌,早早就拉出了长长的菜单,然后便是兴致冲冲的上街逐一采购。到了临近除夕的那几天,便将其中的一些菜肴制作成半成品。放在阴冷的北面阳台上或者是冰箱里,等待火的炙烤和演变。去年的除夕和往年并无二致,家中的客厅摆了连起来的三张桌子,几十道菜肴不可说不丰盛。其中有父亲爱吃的家乡菜梅菜扣肉,有母亲曾经的保留菜刺米丸子,有小外孙爱吃的海参捞饭,有大家都喜爱的炸排骨、炸土豆盒子、蒸家制腊肉等等。但突如其来的消息让大家感到了压抑,餐桌上武汉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成了大家的主要话题,第一批支援疫区的医疗队伍大年三十连夜出发,义无反顾的冲向了第一线,除夕夜本应该轻松快乐的氛围突然沉重起来。这些年家里每逢过春节都会在大年初二那一天让女儿和女婿带着孙辈们回来再相聚一次,而且还会有一些亲属前来参加,丰盛程度丝毫不亚于除夕的家宴,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去年的大年初二菜单也早早就拟定好了,张贴在厨房里等待落实。然而国家决定继续调动大批医护人员逆行而上,赶赴湖北和武汉市支援抗疫战斗,并对全国抗击疫情做出重大部署,各地形势紧张,纷纷调高防疫等级,一场全民抗疫战斗已然打响。从医的女儿来电话同我商量,决定取消初二的家宴,减少相互走动和聚会,自觉响应和参加到这场战疫中来。一晃一年过去了,中国不仅用社会制度的优越、白衣战士的执甲前行、科学救治、向死求生和全民的自觉防疫战胜了疫情,谱写了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的史诗般的凯歌,而且在外防输入、内防反弹的同时快速恢复了经济建设,人民生活又重新回到了常态。原本定于四月结婚的大外孙,终于在十月金秋季节圆满的举办了婚礼,大街上又重现车水马龙的盛世况景。电视里又在回放去年白衣执甲、全民抗疫的许多感人镜头,那些可歌可泣的英雄事例好像就发生在昨天,就屹立在眼前。那是在提醒我们务必不要放松警惕,胜利来之不易,幸福要天长地久,一切都值得珍惜。如今,又要过大年了,又到了辞旧迎新的时候,尽管在许多场所我们仍然会戴着口罩,这既是为自己和家人负责,也是对社会和国家负责。但在长期无疫情状况的城乡和知根底的亲人中来一次传统的春节家宴还是大家期盼的。又是老早的筹备,又是长长的菜单,这里面蕴含了多少亲情、多少期待、多少大疫之后的欣喜,只有心里知道。老了,老了,不就盼望着一年中能有这样一次家庭团聚,不就是想看看儿孙们的幸福成长和事业有成,忙点累点儿,腰酸背痛算得了什么?毕竟我们是累着并快乐着,毕竟时光如梭,岁月不居,对于老者,这种难得的团聚还有多少年,余生还会有多少次?今年的除夕不想做太多的菜,就做16个吧,既响应光盘行动,又取其要顺之意,毕竟再多的豪华富贵也不如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国顺家顺、和顺致祥。“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1921年出生现已经百岁的父亲一直和我同居一处,他曾见证了整整一个世纪的历史,他也正在见证家里所发生的一切,包括一年一度的春节家宴,还有那些餐桌上的逐年变化。春节家宴不仅是一种风俗和饮食文化,更应该成为中华民族的一种传承,它是家庭生活状态在餐桌上的生动写照,是一柄直观时代和民生的最为真切清晰的放大镜。但愿年年有团聚,年年有家宴,年年有此时。年年此时人不缺,此时人人共宵度。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