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永祥 失眠

生物钟突然就坏了 坏得毫无征兆深夜像一封欠资邮件 寄出又退回原地 我撑着灯,拿出工具 借着这点亮光 拆开时间,放出关在里面的羊群 然后耐心磨掉锈渍清除灰尘在齿轮和齿轮之间小心滴入机油生怕丢失一只零件每一个失眠的人,都是修理钟表的大师做完这些事情,天就快亮了但我还没来得及把这个夜晚重新组装回去让它继续嘀嗒嘀嗒走动选自《草堂》,2018年第10期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