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子选 偶尔

一向是草木光阴偶尔会羊朝北去,而马首向南就如云在青天,水在湖面也是偶尔,我会骤然记起你来 这世上,其实该来的人都来了就好你能来应该更好只是,大家都在佛也在而你没来 偶尔,我会坐在事情的侧面看旧山坡上,滚下新的时间直到草们随着季节倒伏,斜出正午我还是没弄明白,似乎活着一直是件大事,如果仔细想想为何又没那么了不起有时候,事物会有一个可能不合我意的尺寸其实爱情和命运也是即便心里的你,好过整个人类纸的背面,摸上去还像十一月的结尾 偶尔,一场雨夹风带雪地过去另一个我,无悲无喜地走来天空下完全像是没计划地游牧很原生态地走掉一个下午仿佛一双牛角或者一阵马嘶就能把日子扯得又老又长 地球还是圆的,我对此感到比较满意和放心有时,地平线上甚至会空余下千人搬不动的一个静倘若此际,你从轮回中回过头来会看见,我在,其实我一直都在但你始终没有回头选自《落在纸上的雪》,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