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 塞尔努达 又怎样

落下或升起的太阳,出生或死亡的月亮,又怎样。 漫漫时日,整个生命,我守望看见你从单调的迷雾里浮现,不灭不熄的光,火焰般金色的奇迹;此刻见你我竟痛苦,因为你和日月一样对我而言你和轮班交替的日月一样耀眼,一样短暂,一样触碰不到。 而我知道把你和它们相比我想说什么,因为哪怕你耀眼,短暂,触碰不到,对你的记忆,如同对那两个星体的记忆,你不在场,也足够照亮这团包裹我的迷雾。汪天艾 译选自《现实与欲望》,四川文艺出版社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