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麦 塔夫德鲁普 我母亲的手

沐浴在一滴水珠宁静的光里
我记得我如何变成了自己:
一支铅笔塞到我手上,
母亲冰凉的手握着我烫热的手
于是我们在珊瑚礁间
开始来回书写
一串水下字母:弓,尖顶
蜗牛壳的螺旋,海星的触手
张牙舞爪的章鱼的手臂,
岩洞的穹顶以及层叠的悬崖
字母在颤抖,找到了路
游过那片白
词语像扁鱼摆动,钻进沙子
或钻进摇动千百条根须
但平静自如的海银莲花里
句子像鱼群
长了鳍,站起来
张开翅膀有节奏地游动
就像我血液的流动,盲目用星星
敲打心脏的夜空
这时,她早已松开了我
我在她的掌心外已书写了很久
李笠 译
选自《译诗·说话与沉默》,长江文艺出版社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