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牧 孤独

孤独是一匹衰老的兽潜伏在我乱石磊磊的心里背上有一种善变的花纹那是,我知道,他族类的保护色他的眼神萧索,经常凝视遇远的行云,向往天上的舒卷和飘流低头沉思,让风雨随意鞭打他委弃的暴猛他风化的爱孤独是一匹衰老的兽潜伏在我乱石磊磊的心里雷鸣刹那,他缓缓挪动费力地走进我斟酌的酒杯且用他恋慕的眸子忧戚地瞪着一黄昏的饮者这时,我知道,他正懊悔着不该贸然离开他熟悉的世界进入这冷酒之中,我举杯就唇慈样地把他送回心里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