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 迪金森 有一物在夏日的一天

有一物在夏日的一天
她的火炬慢慢燃烬
令我肃然起敬。
有一物在夏日的正午 –
一种深度 – 一种湛蓝 – 一种香气 –
超越心醉神迷。
还有,在夏日的晚上
有一物如此出神地明亮
我拍手凝望 –
然后我遮住我过于审视的脸
唯恐这般微妙 – 闪烁的恩典
会翩然飞远 –
魔术师的手指 – 从不停歇 –
仍有紫色的小溪在胸膛
摩挲着它窄窄的床 –
仍有东方擎着她的琥珀旗 –
太阳仍沿着峭壁指引
他红色的篷车远行
就这样守望 – 夜晚 – 清晨
欣欣然为这奇幻的一幕作结 –
穿过露珠,我走来,迎接
夏日的又一天!
王柏华 译
出自《栖居于可能性》,四川文艺出版社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