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基斯坦 达尔维什 假如一定要有

假如一定要有一轮月亮
就让它做一轮庇护情人的满月
弯弯新月只是一根隐匿的琴弦
藏身于上一把吉他的苦痛里
假如一定要有一个家园
就让它足够宽敞,能看见金丝雀……还有其他
有一条能让空气自由进出的走廊
在无人注意的角落,蜜蜂也有居住和忙活的权利
假如一定要有一次旅行
就在内心旅行吧,不用抵达任何目的地
而离去,不过是一次敏锐的迷恋
想要抵达被打断的石梦之境
假如一定要有一个梦
就让它变得纯净、赤裸、湛蓝
就像曾经的那样,梦从梦之中诞生
但它不过是一个影子,投射于他者——它的对立物之上
薛庆国 唐珺 译
选自《来自巴勒斯坦的情人·达尔维什诗选》,湖南文艺出版社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