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 帕斯捷尔纳克 二月

二月,饱蘸墨水就放声痛哭哽咽着书写二月扑哧扑哧的雪泥地上春天闪现着黑光花六十个戈比,雇一辆马车穿过祈祷前的钟声和轱辘的吱呀声来到滂沱大雨的地方,那里喧响盖过了墨水和泪水的悲鸣。那里成千上百的白嘴鸭仿佛一只只焦梨从树枝落向一个个水洼把枯干的忧愁倾注进眼底水洼里是一汪黑黢黢的雪水风声啸历,翻卷着雪片,哽咽着书写诗歌愈是不事雕琢,愈加显得真实。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