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牙 费尔南多 佩索阿 风很静

风很静轻轻越过荒废的田野。它好像是那种……青草由于自身的惊恐而战栗,而不是由于风。尽管这温和的,高处的云在动,但仿佛是大地在飞快地旋转而云朵只是经过,由于了不起的高度,走得那么慢。在这宽广的寂静中我可以忘记一切——甚至我难以取消的生命在我承认的事物里也无处容身。我的光阴,它虚幻的旅程将用这种方式品尝真理和现实。杨子 译选自《费尔南多•佩索阿诗选》,河北教育出版社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