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尔兰 叶芝 披风和船只和鞋子

“你把什么做得这样美丽又明亮?”
“我做一件悲伤的披风,
噢多么漂亮,在所有人的眼中,
将是那件悲伤的披风,
在所有人的眼中。”
“你用什么做帆去远航?”
“我制造一只驶往悲伤的船:
噢疾驶在海洋上,黑夜又白天,
悲伤的漂泊者向前,
黑夜又白天。”
“你用这样白的羊毛织什么?”
“我织一双悲伤的鞋子:
在所有人的悲伤的耳里,
无声的是那轻轻的步履,
轻轻而又为人所不期。”
裘小龙 译
选自《朝圣者的灵魂》,东方出版社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