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 普希金 给他

在忧郁的闲散中我淡忘了竖琴,梦幻中的想象也燃不起火星,我的天才带着青春的馈赠飞去,心儿也在慢慢地冷却,关闭。哦我春天的时光,我再次把你呼唤,那友谊、爱情、希望和柔情的时光,在寂静的暗影下飞快地逝去,当我,这诗歌的平静的崇拜者,在幸福的竖琴上轻轻地歌唱,歌唱爱情的激动和离别的苦愁,——密林的涛声向着高山传达了我沉思的声响……枉然!我重负着可耻的懒惰,不由自主地陷入冷漠的昏睡,逃避欢乐,逃避亲爱的缪斯,告别了荣光,满含着热泪!但是突然,像一道闪电,青春在枯萎的心里燃起,心灵苏醒,心灵复活,我又尝到爱情的希望、悲伤和欢喜。一切都又开出花朵!生活让我颤抖;大自然的证人,再次激动,我感觉得更活跃,我呼吸得更自由,我为美德更紧地俘获……赞美爱情啊,赞美诸神!甜蜜竖琴那青春的声音再次响起,我要把响亮颤抖着的复活的琴弦带到你的脚下!……刘文飞 译选自《普希金抒情诗选》,漓江出版社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