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 爱洛特 一曲抒情诗

如果时间和空间,如哲人们所讲,是实际上不能存在的东西,那从不感到衰败的太阳,并不比我们有多大了不起。那末爱人啊,我们为什么要祈想活上整整一个世纪?那仅仅活了一天的蝴蝶,一样也把永恒经历。当露水还在藤上颤抖时,我给你的那朵鲜花已经枯萎了,而野蜂还未飞去把那野玫瑰吮吸一下。 那么让我们快去采撷新的花朵,看到花朵憔悴,也不会泪下,虽然我们爱情的日子屈指可数但让它们放出神圣的光华。裘小龙 译选自《四个四重奏》,漓江出版社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