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利 聂鲁达 一击

墨水,一滴一滴使我着迷守卫着我的理性和非理性的印迹像趋于毁败的沉睡的躯体上一条几乎看不见的长疤痕。 也许,最好让你的本质全部装进一只杯子,打翻它泼在纸页上、溅出一朵绿星让这唯一的斑点成为我一生的全部著作,没有字没有诠释:没有词句的黑色一击。沈真如 译选自《当代欧美诗选》,春风文艺出版社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