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错 山居

默默淘米煮饭,再把卷心菜一刀切了,山居的日子,就是如此的断然与无闻,粗茶与淡饭。日子是无声的,所以言辞显得笨拙了,山居是无人的所以礼仪也疏忽了。天气凛寒的山岭,清晨推窗,有雪,佳。去夕,暮色强掩夕阳,无妨。只是每逢连夜苦雨,总缺一束春韭,或是一个久无音讯,飘然来访的旧友。远离得失荣辱後,日久山居成了寻常百姓,无动於大江健三郎,或是慈禧太后,惟淡泊心情仍常带一种牵挂,远处的岛──枫叶犹醉否?清酒犹温否?豪情犹存否?风情犹在否?选自《张错诗选》,洪范出版社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