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阿曼 明月夜

我们谈谈痛楚。晚风里有口琴声来美化这场命名仪式。我们的苦涩来源于理解。我可以理解那些你不想说出的,风筝线你还牵着吗?世上的快乐太多了,于是你更加警惕柔软的丝绒面料,梅子色的口红还有过度的表达。你怕每一个凌晨它们将衰老挂在窗口,谁望谁就沦为时光的冗余。献出一滴泪让裂口返潮,我想过重新缝合肌体上所有的不知所措,麻醉药效该过了你知道的。遗憾像无形缠绕的蛛丝困住的,是许多微妙的东西。证物已被破坏,须拽住沉默者世上快乐太多,我们得谈一谈痛楚。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