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 露易丝 格丽克 目的地

我们只有寥寥数日,但它们显得漫长,光不停地变化。寥寥数日,分散在几年,十年的历程上。而每次相遇都充溢一种精确感,仿佛我们已经各自旅行了某种遥远的距离:仿佛,贯穿所有的漫游年月,曾经有过一个目的地,毕竟。不是一个地方,而是一个形体,一个声音。寥寥数日。强烈它从未被允许发展成为宽容或迟钝的感情。而许多年里我都相信这是一个伟大的奇迹;在我的头脑里,我反复回到那些日子,相信它们是我情爱生活的中心。那些日子漫长,像如今的日子。而那些相隔,分离,被颂扬,弥漫着激情和喜悦,似乎,莫名地,延长了那些日子,无法与它们分开。所以寥寥数时能占去一生。寥寥数时,一个既不展开也不缩小的世界,能够,在任何点上,再次进入——所以结束后很久,我还能毫无困难地返回它,我还能几乎完全地生活在想象中。柳向阳 译选自《月光的合金》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