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敏 树

我从来没有真正听见声音像我听见树的声音,当它悲伤,当它忧郁当它鼓舞,当它多情时的一切声音即使在黑暗的冬夜里,你走过它也应当像走过一个失去民族自由的人民你听不见那封锁在血里的声音吗7当春天来到时它的每一只强壮的手臂里埋藏着千百个啼扰的婴儿。我从来没有真正感觉过宁静像我从树的姿态里所感受到的那样深无论自哪一个思想里醒来我的眼睛遇见它屹立在那同一的姿态里。在它的手臂间星斗转移在它的注视下溪水慢慢流去,在它的胸怀里小鸟来去而它永远那么祈祷,沉思仿佛生长在永恒宁静的土地上。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