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丹丹 炉火和雪花

我喜欢炉火旁我们轻柔而漫长的交谈你说出的每个词语都带着温度和弯曲的弧线火光捕捉着你的脸我清楚地记得你的表情像是身陷梦中,或一种深沉的幻觉 冬天已经过去,雪花依然不期而至仿佛为了完成一种未竟的确认:在自我的融化中,有些东西得以显现我不忍告诉你,我更早地明了命运的难处在秩序和内心之中,无论摧毁或重建都有无可指责的理由 现在,炉火的余温还足以烤熟一只红薯香气里我们拨弄着火石,但并不是为了吃它选自《蜻蜓来访》,花城出版社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