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永苹 这两个年轻人

自傍晚过后她独自呆在房间那刚洗的天蓝色床单,让她感觉到舒适,有阳光和洗衣粉的味道。这房间多么熟悉她在这里度过了四个年头。四年当中她反反复复在这里住过有时她也做短期的旅行,大多数乘船少时坐火车。这间房多么熟悉,她拥有了它四年的时光。在这四年当中,它只熟悉众人中的那两个。靠窗的是她写作的写字台她有时从早到晚不吃不喝。对面是一把黑色的椅子,旁边是有落地镜的衣柜,墙上的玻璃是两块。它的一大半被这张大床骄傲地占据,四年以来,这房间秘密在世,可对于这屋子外面的黑蔷薇,这两个人显得过于年轻。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