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朵小花 普希金

一朵小花 普希金
我看见一朵被遗忘在书本里的小花,
它早已干枯,失掉了芳香;
就在这时,
我的心灵里充满了一个奇怪的幻想:
它开在哪儿?什么时候?是哪一个春天?
它开得很久吗?是谁摘下来的,
是陌生的或者还是熟识的人的手?
为什么又会被放到这儿来?
是为了纪念温存的相会,
或者是为了命中注定的离别之情,
还是为了纪念孤独的漫步
在田野的僻静处,在森林之荫?
他是否还活着,她也还活着吗?
他们现在栖身的一角又在哪儿?
或者他们也都早已枯萎,
就正像这朵无人知的小花?
在一本书中,诗人发现了一朵干枯的、失掉了芳香的小花,面对这朵被遗忘的花,诗人的心中浮起了奇怪的幻想:这花于何时开在何处?是何人为何将它采下?采花人如今又何在?
这连篇的浮想由一句接一句简洁明了的提问来加以体现,一连串的提问构成了一首诗。这样的一朵花,是会被常人所忽略的;而在诗人的眼中,它却成了一件想象的关联物。诗人体味生活的敏锐、诗人面对万物的温情,由此可见一斑。这也正是诗人不同于常人、诗人之情超乎常人之情的地方。
普希金有更深入的联想,他在诗的结尾问道:或者它们也都早已枯萎,就正像这朵无人知的小花?
从花联想到采花人,从花的枯萎联想到人的生死。枯萎的花因此被赋予了生命,而人的生命又如这花的命运一样莫测。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