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的雪 碑林路人

江南的雪
文/碑林路人
诵读:剪风 阶前落梅夜雨声
乐享:梅花雪 段银莹
配图:网络
(男)江南的雪总喜欢在悄无声息的夜里悄悄地降临,一夜之间房檐屋舍、山野河流、亭台楼阁、粉墙黛瓦都被白雪覆盖。一觉醒来,推开门窗,江南就变了模样。
(女) 落雪的江南,像一个身着白色纱裙的曼妙女子,她晶莹剔透,她乖巧玲珑,她没有一丝一毫凡尘俗世中的脂粉烟火,也没有霓虹闪耀下的车水马龙。她安静的就像是一个雾霭中刚刚飘落人间的仙子,让人不禁有了初见时的惊心,又忍不住心生爱怜,想将这轻纱曼拢的河山一揽入怀。
(男)江南的雪用高调的白将世界变得简洁而明快,雪落在江南,转瞬之间时光被翻转,生命突然有了穿越般的恍惚。眼眸里那些被雪覆盖的亭台楼阁隐隐约约若隐若现,远山近水都变成了黑白两色的镂空画,那雪似点点飞絮,又似琼花绽开,让人有走入仙境一般的错觉。小桥流水,飞檐峭壁,还有透着灯光的木窗棱、湿漉漉的青石板,一切的一切都像是凝固在时光里的泼墨山水。你只消轻轻地走、轻轻地看,什么话都不用说,你的脚印,你的身影就走出了唐诗宋词的婉约,就走出了平平仄仄的韵味。


(女) 落雪的江南,是诗意的江南,无论是苏州的平江路、山塘街以及暗藏在幽林深谷里的寒山寺,还是扬州二十四桥的明月夜,西湖月冷星稀的苏堤白堤,在片片雪花的映衬下,都变得宁静而温婉。
(男)江南本多情,落雪的江南愈发的情意绵绵。江南雪,雪里江南花如玉;江南雪,雪煮梅香香暗袭;江南雪,胜却无数春江月。
(女)一场雪,给了江南诗意的典雅,又给了江南风花雪月的浪漫,与落雪的江南对话,就好像在安静的夜里与诗意的自己对话,内心里的万千柔情,顷刻间都融化在窗外的点点雪花里。
(男)江南的雪,不像北方的雪,洋洋洒洒、铺天盖地。江南的雪是细腻而温柔的,她只是轻轻地拥抱着江南的山水,为江南精致玲珑的身姿披上一层浅浅的白纱,让江南在梦里,再一次重温童话般曼妙的时光。
(女) 落雪的江南,是精致的素描,明暗相间的笔调描摹出灵秀的柔情,晚归的人总是知道,总有一处昏黄的灯光下,会有一壶温热的黄酒,暖着踏雪归来的脚步。
(男) 落雪的江南,是素颜的女子,袅袅婷婷地站在风中,不用油纸伞,不用烟青色的旗袍,只消一个回眸,一个浅笑,就醉了一片河山。
(女)落雪的江南是一场梦,匆匆忙地将仙境般的景致留在你的记忆里,又匆匆忙地恢复了原本的模样,让人止不住地心生留恋,又恍若梦中……
(男)落雪的江南,每一朵飘落的雪花都是诗的语言,在天地间将赞美江南的诗句一一铺展,于是,行走在落雪的江南,便走进了万千柔情皆为诗的,柔软的江南。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