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槐树叶 纪弦

《一片槐树叶》
作者:纪弦
配图:网络
乐享:SNOW FLOWERS TEARS —RACHEL PORTMAN
这是全世界最美的一片,最珍奇,最可宝贵的一片,而又是最使人伤心,最使人流泪的一片:薄薄的,干的,浅灰黄色的槐树叶。忘了是在江南、江北,是在哪一个城市,哪一个园子里捡来的了,被夹在一册古老的诗集里,多年来,竟没有些微的损坏。
蝉翼般轻轻滑落的槐树叶,细看时,还沾着些故国的泥土哪。故国哟,啊啊,要等到何年何月,才能让我再回到你的怀抱里,去享受一个世界上最愉快的,飘着淡淡的槐花香的季节?
鉴赏:
纪弦(1913~ )当代诗人。原名路逾,笔名路易士、青空律。原籍陕西周至,生于河北清苑。1924年定居扬州。1929年以路易士笔名开始写诗。1933年毕业于苏州美专,举办画展。1934年创办《火山》诗刊,翌年与杜衡合编《今代文艺》。1936年与戴望舒等创办《新诗》月刊。与徐迟、吴奔星、施蛰存等人友善。此时诗作深受现代派的影响。抗日战争爆发后流转于汉口、长沙、昆明、香港等地,曾任国际通讯社日文翻译,主编《诗领土》。抗战胜利后始用纪弦笔名写稿。1948年由上海赴台湾,曾编辑《和平日报》副刊《热风》,创办《现代诗》季刊,发起成立现代诗社,引起台湾诗坛关于现代诗的一次论争。1974年自台北成功中学退休,1976年赴美定居。著有诗集《易士诗集》、《行过之生命》、《火灾的城》、《爱云的奇人》、《烦哀的日子》、《不朽的肖像》、《在飞扬的时代》、《纪弦诗甲辑》、《摘星的少年》、《饮者诗抄》、《槟榔树》(分甲乙丙丁戊5集)、《晚景集》、《纪弦诗选》、《纪弦精品》,诗论集《纪弦诗论》、《纪弦论现代诗》以及《纪弦自选集》等。
纪弦是台湾诗坛的三位元老之一(另两位为覃子豪与钟鼎文),在台湾诗坛享有极高的声誉。纪弦不仅创作极丰,而且在理论上亦极有建树。他是现代派诗歌的倡导者,他主张写“主知”的诗,强调“横的移植”。诗风明快,善嘲讽,乐戏谑。他的诗极有韵味,且注重创新,令后学者竞相仿效,成为台湾诗坛的一面旗帜。
在台湾诗歌当中,乡愁是一个永恒的主题。其中最负盛名的莫过于余光中的《乡愁》。倘若论及感情之细腻,这首《一片槐树叶》当不在其下。《一片槐树叶》写于1954年,正值海峡两岸关系紧张之际,隔海相望,归期渺茫。当时诗人已远离大陆故土六年了,思乡之情与日俱增。也许是一次偶然翻检旧书,夹在书中的一片槐树叶赫然跳入眼帘,由此触动了诗人感情中最敏感的一根弦。于是诗人的心灵颤栗了,他的感情掀起了波澜,于是他借这一片槐树叶尽情抒发了游子怀乡情愫,情感之真挚,可想而知。
在诗歌创作中,诗人经常将自己的身世之感、品行情怀寄托于特定景物的描绘,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寄托之意。寄托需要具体的载体,这种载体通常是诗人所咏之“物”。寄托的形成也就建立在“物”与“思想感情”的相似性上。众所周知,寄托是古代诗歌创作常用的手法,但它同样是现代诗歌的创作手法之一。在这首诗中,“一片槐树叶”与作者的感情也是互相融合,相互对应的。
本诗主要可以分为三节。第一节主要写一片“槐树叶”,作者着力抒发自己看到槐树叶时的真切感受。写槐树叶时也用了极其繁复的修饰,“最美、最珍奇、最宝贵、最使人伤心、最使人流泪”这些词分别从这片槐树叶的范围、程度和它背后的故事三个部分表现了自己的情感,“薄薄的、干的、浅灰黄色”则写出了这片槐树叶的形状和颜色,这样一片树叶本并无稀奇,但却令诗人睹物生情,连用五个“最”字,伤感之情溢于言表。第二节主要写作者猜测这片槐树叶的来历。作者生于河北,长于江南。槐树叶“忘了是在江南、江北”,好似暗示出诗人生活的颠沛流离。槐树叶在此是“被夹在一册古老的诗集里”,所以“没有些微的损坏”。“古老的诗集”有了文化的象征,我认为是暗指古老的中国文化,即指中国,作者这么多年来都不曾翻阅这诗集,发现这槐树叶,恐怕就是不忍勾起故国之思吧!这故乡的槐树叶,一下子开启了诗人浓浓的乡思乡愁之门,欣喜又伤感,一发不可收拾。第三节诗人直接抒发了对故乡的思念之情,盼望自己能够早日回到祖国的怀抱。在这一节里,作者采用了联想的写作手法,由手上这枚槐树叶联想到了故乡的泥土,故乡的槐花香,还有故乡的美丽季节。
这首诗的意象为“一片槐树叶”,通过这片槐树叶,将时间线索“现在——过去——将来”和感情线索“伤感——回忆——期盼”连接在一起,寄托了诗人思乡盼归的情感,以发现槐树叶而起情,以企盼重回槐花季节而收尾。首尾呼应,情思贯通,一气呵成,构思完整,给人以强烈的震撼,是一首极好的诗歌。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