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风的缘故 洛夫

《因为风的缘故》 洛夫
昨日我沿着河岸 漫步到芦苇弯腰喝水的地方 顺便请烟囱在天空为我写一封 长长的信 潦是潦草了些 而我的心意则明亮一如你窗前的烛光 稍有暧昧之处势所难免 因为风的缘故
此信你能否看懂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 你务必要在雏菊尚未全部凋零之前 赶快发怒 或者发笑 赶快从箱子里找出我那件薄衫子 赶快对镜梳你那又黑又柔的妩媚 然后以整生的爱 点燃一盏灯 我是火 随时可能熄灭 因为风的缘故
摄影 崔宏广
《因为风的缘故》 昌政
记者问蜚声海内外的诗人洛夫先生:你写了六十多年的诗,最喜欢的是哪些诗啊? “《因为风的缘故》。”诗人几乎是脱口而出。 可是,有谁知道,洛夫先生送给她太太陈琼方女士的这首诗,却是太太向他“讨”来的? 在世界地质公园泰宁的一家宾馆,79岁的诗人回忆说:“她呀,看到我的朋友们出诗集,有送给太太的诗,就说,你不送一首诗给我,我不给你过六十岁的生日了。命题的诗难写啊,可是没办法,只好关在房间里想啊想。就在过生日的前一天晚上,突然停电,没了冷气,我把窗推开,点了腊烛。可是一阵风吹来,把烛吹熄。哎,灵感就来了。” 于是写下: 《因为风的缘故》 昨日我沿着河岸 漫步到芦苇弯腰喝水的地方 顺便请烟囱在天空为我写一封 长长的信 潦是潦草了些 而我的心意则明亮一如你窗前的烛光 稍有暧昧之处势所难免 因为风的缘故
此信你能否看懂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 你务必要在雏菊尚未全部凋零之前 赶快发怒 或者发笑 赶快从箱子里找出我那件薄衫子 赶快对镜梳你那又黑又柔的妩媚 然后以整生的爱 点燃一盏灯 我是火 随时可能熄灭 因为风的缘故 这首诗写于1988年。洛夫太太对先生说:“你念一下嘛。”记者们也笑说,朗诵一下啊,在祖国的世界地质公园泰宁,再一次把这首诗给太太。于是,洛夫先生就取出一张复印的诗笺,以湘音边朗诵,边讲解这首诗。 洛夫太太说:“你朗诵的时候怎么还解说啊?你没看见录音啊,说不定就直播了。不行,重念。” 诗人说:“那也没关系吧?我这可是原汁原味啊。” “重念吧。拜托哦,大声点,是黑不是喝,烛不是柱。”洛夫太太笑着说,“他写的三千多行的《漂木》,是送给我的。” 洛夫笑说,你看,还不知足。 因为《漂木》一诗,当洛夫把海外漂泊的华人艺术家召集在一起,成立了一个协会,取名时,大家都同意叫作《漂木》。2004年5月,在加拿大的温哥华小女皇剧院,这个多元的艺术群体,举办了以洛夫的诗《因为风的缘故》为主题的音乐会,洛夫先生朗诵了这首诗, 而此时,在闽西北的雨夜,洛夫清清嗓子,面对电台的录音话筒,重新朗诵了《因为风的缘故》,献给陪伴了他四十五年的夫人。 十几年前,在台北市社教馆曾举办过洛夫诗歌声光表演《因为风的缘故》。2004年回乡时,洛夫朗诵了这首诗。前些天,在福州举行“诗之为魔——2006海峡诗会/洛夫诗文朗诵会”上,洛夫登台朗诵了这首诗;在晋江诗会上,洛夫也朗诵这首诗;在集美大学,洛夫朗诵了这首诗之后,还播放了以此诗为歌词的CD。这首歌的演唱者是洛夫先生的儿子莫凡,他是台湾“凡人二重唱”乐队组合的歌手之一。 当我接过洛夫的名片,发现上面有个篆刻的钤印,印的是:“因为风的缘故”。 2006。5。23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