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心误 枫林主人

《君心误》
作者:枫林主人
为何世间的事,都想求一个结果。 为何求得了结果,翌年翌日,便是缘灭的时候。 谁不曾做过涸辙之鲋,躺在寂寂的原野痛声悲号。 有一天,当他重归湖海,谁又是那个带来斗升之水的人。 我之所以是我,并非因为山川之所以是山川,明月之所以是明月。 只因那日对着朝烟露水,我的手里多了一枝青青的谷穗。 秋夜清凉,灯辉如梦。 窗外的远山,接着晚星,一面宽大的席榻,搭着我流垂的素衣。 铺开一张纸,揣着惊惶之心,在上面写下一句话: 登高佩萸的人啊,也曾披发春风,水边采薇。 在道别之前,其实已有千万次的道别。 只不过,唯有这一次,你能说出来,我也能听见。 独自闲步长堤,泪眼里的碧桃花,朦胧似火。
绿波上的六桥,亦有一二人影,携手而歌。 原来,未遇你之前,在这些微妙的地方,就已藏着我的缘起。 没有人可以抗拒暗示,当白色的马,跃过青川的黄昏。 雪意低垂可触,拥衣欲眠的人,看着炉火上尚未煮沸的茶。 那时,我想到了你。 只有我想到了你,今夜的雪才会下。 你的心,是月光铺照的素雪。蒙君不弃,我亦正是风雪里迷途的人。 今生今世,我唯有一次穿过深山的机会。 当那晚的大雪将我覆盖,我便决定将这种可能浪费于此。 寒风吹过的青山,满目苍黄。
冰封凝波之处,是七年前的白鹤,踏水而飞的汀洲。 记忆随着时间模糊,却又在发生过的地方,春草重生。 要穿最长的白衣,才会想起你亲手系过的红绦,垂至哪里。 只有走到栽过青枫的谷口,才会知道当年的你,曾在哪里折梅为记 洁净的长发,滑软无力。看着墙上的灯影,不知今夕何夕。 明亮的长发拂过脸颊,熟悉又陌生的味道,像弯曲的溪水流入梦中。
心寂未死,非刺不知。 为何让我在道别的地方,梦见相逢,又在梅花受伤的地方,梦见桃花。 原来,当初的热烈,只为有一天能将大雪融化。 你使我爱上你,亦只为今日永失之痛的惩罚。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