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一梦 枫林主人

《十年一梦》作者:枫林主人
人生有因,曾那样兴趣盎然地为一个人活,最后又无可避免地迎来道别。只是我想不通的心,一时不能服从结果,也不愿承认那人已对我无感。生离之恨,像一枚炮弹落在长亭古道,我所有快乐的部分,开始从绿洲变为焦土,一自荒凉,一生荒凉。 再不要说,放下便得自在,年久足以疗伤。有些人,天生就是命中的死扣,一旦系上,此生便已无解。想得开的人,当轻付一笑道,不过是小小的情困,若和春秋大业比起来,实在不值一提。人要想不开,他亦会自苦一句:“明朝且做莫思量,如何过得今宵去”。 生而为人,自然喜欢越活越有趣的,一团蓬勃的心气不仅能涵养自己,也能感染别人。可我现在多么希望,一个拥有快乐的自主派,但愿从来不要被吸引,也不要去吸引,如此一生过下来,总可以落个轻松坦荡,圆融丰润。假如此事确不可避,那就随便派个人给他,等到萍水缘尽,且看他们一拍两散,只当是万千尘缘有数,肯许他们走个过场。可谁能想到,“终风且霾,惠然肯来”,他这次随便遇到的竟是个神仙似的人物。一时之间,满心花色烂漫,明亮似灯,害他一口气把十年的热情花出去,想都不用想,连退路也不留。甜是真甜,只觉人生的美好尽可止步于此,长久的不知悲喜痛痒的心,终又可以清脉似水,击石流荡。 没有人不想快乐,可太多的人得到的多半是不想要的,只以人世的道理上讲,他又说不过去,长此以往,也便认了命,歇了心。总听人说,得到了不珍惜,失去了才后悔,若要再补一句,我只想说,好的什么时候都珍惜,不好的,不过是一生相对皆贻误。 我知道,世间并没有十分好的人,那些好得太过明显,众星捧月式的好人,反而值得怀疑。不为好而好,不为真而真,一般能做到天性通透,情怀舒展便算得上可爱了。记得以前那人总说我,就冲你嘴巧,冲我事事说不过你,大概就不算个好的。现在想来,凡事自占地步,紧着爱护自己的我,多少是有些小器的吧。人情欢悦至美,大约总还是大默无言的好,说句易懂的话,好意思多是揣在心里的,不必一一道出。诗意地去说,便是我们一起坐在溪边听水,想要说什么,连天上的云都是知道的。 既然是梦,不管多深多久,总会有醒来的时候。这会儿,或许有人笑问,怎样,疼不疼,后不后悔。然而说句老实话,倒真没觉得怎样,唯觉可惜的是梦太短,醒太急。就是千年之后,若再碰见有人如此发问,我仍旧这样告诉他:不好的已发生,美好的亦凝固。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