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梦蝶 云

永远是这样无可奈何地悬浮著,我的忧郁是人们所不懂的。羡我舒卷之自如么?我却缠裹着既不得不解脱而又解脱不得的紫色的镣铐;满怀曾经沧海掬不尽的忧患,满眼恨不能沾匀众生苦渴的如血的泪雨,多少踏破智慧之海空不曾拾得半个贝壳的渔人的梦,多少愈往高处远处扑寻而青鸟的影迹却更高更远的猎人的梦,尤其,我没有家,没有母亲我不知道我昨日的根托生在那里而明天──最后的今天──我又将向何处沉埋……我的忧郁是人们所不懂的!羡我舒卷之自如么?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