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湛舸 夜班车

夜班车去春风吹拂的峡谷白梨、稠李和晚樱开满山坡像海浪暗涌,又像飞沫舍身还像身不由己的这些年我庆幸这班车还在路上空荡荡的车厢里没有人唱歌灰蒙蒙的车窗偶尔被街灯照亮我的手掌贴着我的脸颊山路蜿蜒,白梨、稠李和晚樱开啊开啊总也不凋谢多么疲惫,又是多么的伤悲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