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组诗)第二辑 翟永明

第二辑1、世界 一世界的深奥面孔被风残留,一头白燧石让时间燃烧成暖昧的幻影太阳用独裁者的目光保持它愤怒的广度并寻找我的头顶和脚底虽然那已是很久以前的事。我在梦中目空一切轻轻地走来,受孕于天空在那里乌云孵化落日,我的眼眶盛满—个大海从纵深的喉咙里长出白珊瑚海浪拍打我好像产婆在拍打我的脊背,就这样世界闯进了我的身体使我惊慌,使我迷惑,使我感到某种程度的狂喜我仍然珍惜,怀着那伟大的野兽的心情注视世界,深思热虑我想:历史并不遥远于是我听到了阵阵潮汐,带着古老的气息从黄昏,呱呱坠地的世界性死亡之中白羊星座仍在头顶闪烁犹如人类的繁殖之门,母性贵重而可怕的光芒在我诞生之前,就注定了为那些原始的岩层种下黑色梦想的根。它们靠我的血液生长我目睹了世界因此,我创造黑夜使人类幸免于难 2、母亲 无力到达的地方太多了,脚在疼痛,母亲,你没有教会我在贪婪的朝霞中染上古老的哀愁。我的心只像你你是我的母亲,我甚至是你的血液在黎明流出的血泊中使你惊讶地看到你自己,你使我醒来听到这世界的声音,你让我生下来,你让我与不幸构成这世界的可怕的双胞胎。多年来,我已记不得今夜的哭声那使你受孕的光芒,来得多么遥远,多么可疑,站在生与死之间,你的眼睛拥有黑暗而进入脚底的阴影何等沉重在你怀抱之中,我曾露出谜底似的笑容,有谁知道你让我以童贞方式领悟一切,但我却无动于衷我把这世界当作处女,难道我对着你发出的爽朗的笑声没有燃烧起足够的夏季吗?没有?我被遗弃在世上,只身一人,太阳的光线悲哀地笼罩着我,当你俯身世界时是否知道你遗落了什么?岁月把我放在磨子里,让我亲眼看见自己被碾碎呵,母亲,当我终于变得沉默,你是否为之欣喜没有人知道我是怎样不着边际地爱你,这秘密来自你的一部分,我的眼睛像两个伤口痛苦地望着你活着为了活着,我自取灭亡,以对抗亘古已久的爱一块石头被抛弃,直到像骨髓一样风干,这世界有了孤儿,使一切祝福暴露无遗,然而谁最清楚凡在母亲手上站过的人,终会因诞生而死去 3、夜境 正值乌鸦活动的时候——传说这样开头她已走进城堡,渐渐感到害怕那些夜晚树一直睡在水上水很优雅,像月亮的名字黑猫跑过去使光破碎瘦骨嶙峋的拱门把手垂下像夜之花传说这样写道——分明有雨,有幻觉幽灵般顺着窗户活动但她并不知晓那些夜晚走廊藏匿起康乃馨花的影子井壁并不结实,苔藓太老她觉得一切得熟悉,但远不是梦境传说继续写道——现在她已站在镜子中,很惊讶看见自己,也看见凉台上摊开的书整个夜晚风很大一棵楝子树对另一棵发出警告她拎着裙子走上来.拿起书没有开头,也没有结尾但她觉得一切很熟悉,像读自己故事刚刚开始传说这样结束——正值乌鸦活动的时候 4、憧憬 我在何处显现?水里认不出自己的脸,人们—个接一个走过去夏天此起彼伏地坠落仿照这无声无响的恐怖我的爱人 我像露水般扩大我的感觉所有的天空在冷笑没有任何女人能逃脱我已习惯在夜里学习月亮的微笑方式在此地或者彼地,因为我是受梦魇憧憬的土壤我在何处形成?夕阳落下敲打黑暗,我仍是痛苦的中心影子在阳光下竖立起各种姿态没有杀人者,也没有幸免者这片天空把最初的肋骨排列成星星的距离我的爱人,难道我眼中的暴风雨不能使你为我而流的血返回自身创造奇迹?我是这佯小,这样依赖于你但在某一天,我的尺度将与天上的阴影重合,使你惊讶不已 5、噩梦 你在这里躺着,策划一片沙漠产卵似地发出笑声某个人在秘密支配向日葵方式的梦。心跳概不由己闭上眼睛,创造顽固易碎的天气海是唯一的,你的躯体是唯一的像一个巨大的,被毁坏的器官和那些活着被遗弃的沉默的脸星星们漠然.像遥远的白眼瞳一株仙人掌向天空公布不能生殖的理由你是?你不是第一个发现海市蜃楼的人把黄昏升为黎明,让红色显然于目永远是那只冰冷的手海无动于衷,你的躯体无动于衷在不同的地点向月亮仰起头一脸死亡使岩石暴露在星星之下夜在孤寂中把所有相同的时辰镀成有形状的残垣你整个是充满堕落颜色的梦你在早上出现,使天空生了锈使大地在你脚下卑微地转动配图 王沂东 寒露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