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的遗物(爱尔兰)谢默斯·希尼 黄灿然译

湖水能够使木头石化:旧桨和柱多年来把纹理变硬,把汁液和季节的幽灵囚禁起来。浅水轻舐和互相迁就:持续不断的沐浴,这样一种淹没的爱把一根木桩震惊成了石笋。死熔岩,冷却的星,煤和钻石或烧焦的流星的突然诞生都太过简单如果没有那件遗物所蕴藏的引诱——一块石头摆在学校的架子上,燕麦粉的颜色。配图 意大利画家莫兰迪 自然 乳钵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