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此只宜倾浊酒——温庭筠【二】

到此只宜倾浊酒——温庭筠(二) 这个温庭筠太骄傲,太锋芒毕露,男人的世界又太嶙峋和挤压,容不下他肆意飞扬的文采。 科举考场,那是男人较量与争夺的舞台,功名富贵,锦衣玉食,都不过是写在卷纸上的点点墨痕,迫近却又遥远。人生都如负着贝壳生存的蜗牛,由不得无端的轻意和松懈。他终不能敌过俗世的欲望吧,金榜题名,耸动天下也是盛开的理想。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