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骨久埋泉下土——陆游【二】

楼船夜雪瓜洲渡,铁马秋风大散关。他开始了一生漫长的游历,他不知道离别的距离有多远,那用舟马丈量的,可是生死之间的相隔吗?只是这路,似乎永远也走不到尽头。 生死与离别,由不得他来支配,他只能如中蛊一般在走走停停的疲惫中喝着陈年的旧事,一场追忆的大醉就是一生,冬去春来,江南塞外。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