炉中煤 眷念祖囯的情绪-作者:郭沫若 朗诵:大风 配乐:大风

炉中煤——眷念祖国的情绪 郭沫若
啊, 我 年青的女郎!
我 不辜负你的殷勤,
你 也不要辜负了 我的思-量。
我为我 心爱的人儿
燃到了 这-般 模-样!
啊, 我 年青的女郎!
你该知道了 我的前身?
你该不嫌 我黑奴鲁莽?
要我这黑奴的胸中,
才有火一样的 心-肠。
啊,我 年青的女郎!
我想我的前身
原本是有用的栋-梁,
我 活埋在地底多年,
到今朝 才得重-见-天-光。
啊, 我 年青的女郎!
我自从重见天光,
我 常常思念 我的故乡,
我为我心爱的人儿
燃到了 这-般 模-样!
《炉中煤——眷念祖国的情绪》是著名文学家郭沫若在日本留学时创作的一首新诗,写于1920年,首次发表在1920年2月3日《时事新报·学灯》上。全诗在一系列的比喻中寄托自己的深情和热望,一层深似一层地表现了爱国的衷肠。这首诗风格豪放、明朗,音调和谐流畅。
郭沫若(1892~1978),原名郭开贞,四川乐山人。1914年赴日本学医,回国后从事文艺运动。1918年开始新诗创作。1921年与郁达夫等组织创造社,并出版了第一部诗集《女神》,对中国的新诗创作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成为新文学的奠基者之一。1924年后开始倡导革命文学。1926年参加北伐战争,1927年参加南昌起义。1928年起旅居日本,从事中国古代史和古文字学的研究工作,成绩卓著。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回国从事抗日救亡运动,并写下许多历史剧和大量诗文。建国后曾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科学院院长、全国文联主席等职,创作了大量的剧本、散文和小说。他的早年诗作形式自由活泼,风格雄奇壮美,具有浓厚的浪漫色彩,表现了五四时代的革命精神。
鉴赏
诗人用拟物法把自己比作熊熊燃烧的“炉中煤[1]”,又用拟人法把祖国比作“我心爱的”“年青的女郎”,全诗就构筑在这一组核心意象之上。
诗歌第一节第一句就饱含深情地呼唤“啊,我年轻的女郎!”,一声呼唤表现出“我”内心无法抑制的情感,诗人以“年青”形容“我的女郎”,隐喻祖国在蓬勃发展的五四运动中充满生机与朝气。接着诗人写了“我”对祖国的誓言与期待,“我不辜负你的殷情,你也不要辜负了我的思量”。一方面表现出诗人的郑重承诺,另一方面流露出“我”对祖国怀有的“思量”不仅是思念,更多的是希望。诗人把自己的心比作通红的煤火,“我为我心爱的人儿,燃到了这般模样!”使“炉中煤”具有了人的感情,“我”为祖国献身的激情也由内在的情感变为外在的表现,“燃到了这般模样”是“炉中煤”心甘情愿燃烧自我的真实表白,诗人没有形容“炉中煤”燃成了什么样子,这也正给读者留下想象的空间。
第二节突出“炉中煤”黑色的外表和火一样的内心,“黑奴”说明了“我”卑微的身份,以此衬托“我”的“火一样的心肠”,“黑”与“火”、卑微地位与高尚情感的对比,在冲突中蕴含一致,使第二节的抒情显得真挚感人。诗人谦虚地问到“你该不嫌我黑奴卤莽?”仿佛热恋中的人互诉衷肠,诗人在这里其实是无疑而问,“我”坦白自己“黑奴卤莽”,而“女郎”“不嫌弃我”,更深一层表现了“我”与“女郎”彼此包容的深厚感情。
第三节“炉中煤”交待了自己的前身——“我原本是有用的栋梁”,暗示了诗人一直以来都怀有远大的人生理想,“我活埋在地底多年,到今朝才得重见天光”,象征着“炉中煤”的巨大能量将要释放出来,诗人把借喻的喻体写得十分形象,将积于自己心中的强烈爱国之情、报国之志生动地表达了出来。
第四节“自从重见天光后,我常常思念自己的故乡”一句中,诗人把“故乡”和“女郎”并立而论,间接告诉读者“女郎”、“故乡”是一体的——诗人心中的祖国,最后两句“我为我心爱的人儿,燃到这般模样!”与第一节末尾前后呼应,但基于前三节的抒情,此句也更具深意,诗人以“炉中煤”自比的形象在四节的反复呼唤与情感抒发中逐渐丰满,这一意象,最终熔物的特性、“我”的气质和时代的精神于一炉,写“煤”之燃烧,即抒“我”之激情,亦表现人民之情和时代的新气象。
这首诗的艺术形式与所抒情思十分和谐。从章法看,首节总述爱国之情和报国之志,第二节侧重抒爱国之情,第三节侧重述报国之志,末节与首节是复叠形式,将全诗情感推向高潮。从格式、韵律看,全诗每节5行,每行音节大体均齐;一、三、五行押韵,一韵到底;而各节均以“啊,我年青的女郎”一声亲切温柔而又深情的呼唤起唱,造成回环往复的旋律美。诗情随诗律跌宕起伏,韵味深长。郭沫若曾说:“诗歌还是应该让它和音乐结合起来;更加上‘大众朗诵的限制’,则诗歌应当是表现大众情绪的形象的结晶。这首诗很好地体现了诗人的这一艺术追求。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