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安春雨初霁(陆游)

【宋代】陆游
世味年来薄似纱,谁令骑马客京华。
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
矮纸斜行闲作草,晴窗细乳戏分茶。
素衣莫起风尘叹,犹及清明可到家。
译文如今的事态人情淡淡的像一层薄纱,谁又让我乘马来到京都作客沾染繁华?住在小楼听尽了一夜的春雨淅沥滴答,明日一早,深幽的小巷便有人叫卖杏花。铺开小纸闲极无聊,以草书消遣,在小雨初晴的窗边细细地煮水、沏茶、品着清茗。不要叹息那京都的尘土会弄脏洁白的衣衫,清明时节还来得及回到镜湖边的山阴故家。
这首诗的颔联点出“诗眼”,也是陆游的名句,语言清新隽永:“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诗人客居在小楼上,听候召见,彻夜听着春雨的淅沥;次日清晨,深幽的小巷中传来了叫卖杏花的声音,告诉人们春已深了。绵绵的春雨,由诗人的听觉中写出;而淡荡的春光,则在卖花声里透出。写得形象而有深致。正是用明媚的春光作为背景,才与自己百无聊赖的落寞情怀构成了鲜明的对照。
陆游的众多著名诗篇,多是直抒胸臆,笔墨纵横的爱国忧民之作,而《临安春雨初霁》没有豪唱,也没有愤懑,有的只是结肠难解的郁闷和淡淡然的一声轻叹,“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