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组诗)第三辑 翟永明

第三辑 独白 我,一个狂想,充满深渊的魅力偶然被你诞生。泥土和天空二者合一,你把我叫作女人并强化了我的身体 我是软得像水的白色羽毛体你把我捧在手上,我就容纳这个世界穿着肉体凡胎,在阳光下我是如此炫目,是你难以置信 我是最温柔最懂事的女人看穿一切却愿分担一切渴望一个冬天,一个巨大的黑夜以心为界,我想握住你的手但在你的面前我的姿态就是一种惨败 当你走时,我的痛苦要把我的心从口中呕出用爱杀死你,这是谁的禁忌?太阳为全世界升起!我只为了你以最仇恨的柔情蜜意贯注你全身从脚至顶,我有我的方式 一片呼救声,灵魂也能伸出手?大海作为我的血液就能把我高举到落日脚下,有谁记得我?但我所记得的,绝不仅仅是一生 证明 傍晚最后一道光刺伤我躺在赤裸的土地上,躺着证明有一天我的血液将与河流相混怀着永不悲伤的心情,在我身下夕阳晒红了狼藉的白垩石 当我双手交叉,黑暗就降临此地即刻有梦,来败坏我的年龄我茫然如不知所措的陷阱如每个黄昏醉醺醺的凝视我是夜的隐秘无法被证明水使我变化,水在各处描绘孤独的颜色,它无法使我固定我是无止境的女人我的眼神一度成为琥珀深入内心,使它更加不可侵犯忍受一种归宿,内心寂静的影子整夜呈现在石头上,以证明天空的寂静绝非人力 当我站起来,变成早晨的青火焰照射,却使秋天更冷女人呵,你们的甜蜜在上月是一场灾难在今天是宁静,树立起一小块黑暗安慰自己 边缘 傍晚六点钟,夕阳在你们两腿之间燃烧睁着精神病人的浊眼你可以抗议,但我却饱尝风的啜泣,一粒小沙并不起眼注视着你们,它想说鸟儿又在重复某个时刻的旋律 你们已走到星星的边缘你们懂得沉默两个名字的奇异领略了秋天你们隐藏起脚步,使我得不到安宁,蝙蝠在空中微笑说着一种并非人类的语言这个夜晚无法安排一个更美好的姿态,你的头靠在他的腿上,就像水靠着自己的岩石现在你们认为无限寂寞的时刻将化为葡萄,该透明的时候透明该破碎的时候破碎瞎眼的池塘想望穿夜,月亮如同猫眼,我不快乐也不悲哀靠在已经死去的栅栏上注视你们我想告诉你 没有人去拦阻黑夜黑暗巳进入这个边缘 七月 从此夏天被七月占据从此忍耐成为信仰从此我举起一个沉重的天空把背朝向太阳你是一个不被理解的季节只有我在死亡的怀中发现隐秘我微笑因为还有最后的黑夜我笑是我留在世界上的权力而今那只手还在我的头顶是怎样的一只眼睛呵让我看见一切方式现已不存 七月将是一次死亡夏天是它最适合的季节我生来是一只鸟,只死于天空你是侵犯我栖身之地的阴影用人类的唯一手段你使我沉默不语 我生来不曾有过如此绵绵的深情如此温存,我是—滴渺小的泪珠吞下太阳,为了结束自己才成熟因此我的心无懈可击 难道我曾是留在自己心中的黑夜吗?从落日的影子里我感受到肉体隐藏在你的内部,自始至终因此你是浇注在我身上的不幸七月你裹着露珠和尘埃熟睡但有谁知道 你的骸骨以何等的重量在黄昏时期待 秋天 你抚摸了我你早已忘记 在秋天,空气中有丰盛的血液一只鸟和我同时旋转正午的光突然倾泻倒在我的怀抱我没有别的天空像这样出其不意仰面朝向一个太阳或者发抖,想着柔软的片刻树都默默无声,静静如吻如无力的表情假装成柔顺 羊齿植物把绿色汁液喷射天空三叶草的芬芳使我作呕秋叶飘在脸颊上一片已尝到甜蜜的叶子睥睨一切 现在才是另一只手出现的时候像种种念头,最后有不可企及的疼痛我微笑像一座废墟,被光穿透炎热使我闭上眼睛等待再—次风暴声音、皮肤、流言每个人都有无法挽回的黑暗它们就在你的手上 你抚摸了我你早已忘记配图 夏俊娜 栀子花开之一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