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组诗)第四辑 翟永明

组诗女人 第四辑 1、旋转 并非只是太阳在旋转 沉沦早已开始,当我倒着出生 这挣扎如此恐怖,使我成形 保存这头朝地的事实我已长得这般大 我来的时候并不是一颗星 我站得很稳,路总在转 从东到西,无法逃脱圆圈的命运 够了,不久我的头被装上轨道 我亲眼注视着它向天空倾倒 并竭力保持自身的重量 大地压着我的脚,一个沉重的天毁坏我,是那轮子在晕旋 天竺葵太像我的心,又细腻又热情 但我无法停下来,使它不再转 微笑最后到来,像一个致命的打击 夜还是白昼?全都一样 孵出卵石之眼和雌雄之躯据说球茎花已开得一无所剩 但靠着那条路的边缘 黑色涡旋正茫茫无边 旋转又旋转,像一颗 飞翔着不祥事件的星把我团团围住,但谁在你的外端? 2、人生 每天是今天的敌人,我们恐惧罪恶依然升起,多少名字遮盖了 苍白的额头,你们秘密地 快乐并练习谎言的用意 像风一样走着,黑发的女儿 悄无声息,用不可救药的 迷人之处动摇夏天的血液 充满秘密,夜走进你们心里夜使我们害伯,我们寻求手臂 无限美,无限奇妙 以月的形体,以落叶的痕迹 夜使我们学会忍受或是享受 我是诱惑者。显示虚构的光 与尘土这般完美地结合 路以真实的方式出现 神性留在上方,任你们随心所欲 那是谁?那又是谁?像没有责任感的影子来了又去注定消失的泡沫勿忙升腾 活着的手像真理触摸到每个夜晚 路走过无数人 你们却是第一次 外表孱弱的女儿们 当白昼来临时,你们掉头而去 3、沉默 夜里总有一只蝴蝶叫着她的名字 于是她来,带着水银似的笑容 月亮很冷,很古典,已与她天生的禀赋合为一体,我常常阴郁地 揣摩她的手势,但却一无所获 然而你不满二十,你站着 把一个美妙的时辰钉在 不可避免的预言里 你还是那样令人心碎地走着 像在宣布一个剧毒的姿势 你 从容有如美不胜收的磷火 你的光使月亮无法给你投下影子 生气勃勃,但又那样惊奇 那么,是谁使你沉默?目光楚楚对准一切,但 一切都离你而去 越来越多的燕子在你家筑巢 黑婴栗被当作饰物挂在窗口 你的眼睛变成一个圈套,装满黑夜 酢浆草在你手上枯萎 她怎样学会这门艺术,她死 但不留痕迹,像十月愉快的一瞥 充满自信、动人,然而突然沉默 双眼永远睁开,望着天空4、生命 你要尽量保持平静 一阵呕吐似的情节 把它的弧形光悬在空中 而我一无所求 身体波澜般起伏 仿佛抵抗整个世界的侵入 把它交给你 这样富有危机的生命、不肯放松的生命 对每天的屠杀视而不见 可怕地从哪一颗星球移来,液体在陆地放纵,不肯消失 什么样的气流吸进了天空?这样膨胀的礼物,这么小的宇宙 驻扎着阴沉的力量 一切正在消失,一切透明 但我最秘密的血液被公开 是谁威胁我? 比黑夜更有力地总结人们 在我身体内隐藏着的永恒之物? 热烘烘的夜飞翔着泪珠 毫无人性的器皿使空气变冷 死亡盖着我死亡也经不起贯穿一切的疼痛 但不要打搅那张毫无生气的脸 又害怕,又着迷,而房间正在变黑 白昼曾是我身上的一部分,现在被取走 橙红灯在我头顶向我凝视 它正凝视这世上最恐怖的内容 5、结束 完成之后又怎样?在那白昼 我把幼儿举到空中,又回到 最初的中心点,像一株树 血从地下涌来使我升高 现在我睁开崭新的眼睛 并对天长叹:完成之后又怎样? 看呵,不要转过你们的脸 七天成为一个星期跟随我 无数次成功的梦在我四周 贮满新的梦,于是一个不可理解的 苦难渐露端倪,并被重新 写进天空:完成之后又怎样?永无休止,其回音象一条先见的路 所有的力量射入致命的脚踵,在那里 我不再知道:完成之后又怎样?但空气中有另一种声音明白无误理所当然这仅仅是最后的问题 却无人回答:完成之后又怎样? 我不再关心我的隐秘 这胎儿 更加透明像十月的哀号 永远期待结束但你们隐忍不语 一点灵犀使我倾心注视黑夜的方向 整个冬天我都在小声地问,并莫测地 微笑,谁能告诉我:完成之后又怎样? 1983年–1984年
选自《翟永明的诗》翟永明著 蓝星诗库丛书
人民文学出版社 2012年4月出版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