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自的世界 秦立彦

夜里我们看上去一动不动,因为我们正在各自的梦中,我们高飞,奔跑,笑,哭,但没有风从谁的梦里溢出来,没有人能帮助另一人逃脱梦里的追逐。 白天我们在同一片天空下相遇,我们看见彼此相似的身体,但我们携带着各自的世界,不是放在口袋里,不是压紧在心脏里,颅骨里。我们携带着那看不见的伙伴,那没有重量的负担。每一个共同的时刻,我们各自的世界都展开着不同的故事,不同的鸟掠过不同的天空,有的高原下着雨,有的花园里一片虫鸣。就这样我们从彼此的身边走过,一个人听不见另一人的世界破碎的声音。配图:生于俄罗斯法籍画家马克·夏加尔,据说法国诗人阿波利奈尔为形容夏加尔的画而创造出超现实主义这个词 歌之歌第4号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